番外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减免赋税,百姓们这才发觉含着金汤匙出生,疑似被先帝宠坏了的太子殿下如今也是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于是举国上下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新帝最爱微服私访,且每每出巡总能发觉贪官污吏,为百姓伸张正义。于是李荇继位不出三年,光荣事迹口口相传,更有甚者觉得,说不定哪一天田埂上冒出来的陌生人就有可能是皇帝。

“万岁爷,这边已经去看过了,没有。”小起公公说完在地图上打了个小小的叉,他手里的地图上不同的地方都被打了叉,那是李荇去过的地方,如今还有东南部没去了,李荇伸手指了指沿海一带的区域:“接下来就去这吧。”

“这地上好,娘娘爱吃鱼呢,准喜欢。”小起公公说完谄媚的笑了两声,眼角上挤出两道皱纹来,他原本就黝黑的脸颊如今跟着万岁爷走南闯北风吹日晒的,已是更黑了。

李荇白了小起公公一眼,狗奴才,每次你都说那个地上好,陈东珠喜欢,最后也没见她在哪待过。

小起公公是李荇肚里的蛔虫,他那么横眼一瞪,他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于是开口谄媚的说道:“陛下,咱们这不总得找点希望吗。”

李荇心累,没有心思跟小起公公打哈哈,他要是再啰嗦下去,他就抬腿踹他一脚,免得他一笑起来就跟他晾脸上的褶子。世人不知皇帝微服私访并不是因为勤政爱民,也不是身居宫中闲得慌,而是丢了媳妇不得不出来寻找。

李荇继位之后,立陈东珠为后。但朝中诸位大臣认为皇帝陛下尚且年轻,应当广开后宫大肆选秀,为国之将来考虑多多孕育继承人才是。

陈东珠一听不乐意了,她不想跟众多女子分享一个丈夫。

大臣叫皇帝纳妃,皇后跳出来反对,这就是妒忌。朝中顽固之人便开始在早朝上有事没事的怼皇后,李荇被说的脸都绿了,那些那老家伙叫他纳妃还不就是想把自己的女儿往宫里怼,自己也好沾沾皇亲国戚的光。他父皇后宫妃子众多,他小时候便看遍了女子之间的争斗,他才不想把自己的后宫弄得乌烟瘴气的。

李荇觉得自己内心挺坚定的,他心里住着一只忠犬,可是陈东似乎没看到,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

皇后丢了可是大事,但家丑不可外扬啊,李荇也不敢声张,再上朝时,谁提纳妃他就怼谁,最后干脆发话了:“再提选秀者,笞五十。”诸位大臣乖乖闭上了嘴。

陈东珠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了海边的生活,她在小渔村里开了一个农家乐似的酒楼,很多城里的达官显贵都来她这吃饭,叫她一不留神赚了个盆满钵满,想不到还能开发第二职业。

陈东珠年轻漂亮,皮肤白嫩能掐出水来,又是叫人嫉妒的怎么晒也晒不黑的体质,海风一吹只是微微脸颊酡红,蜜色皮肤里透着红润反倒是更好看了。总有人慕名而来,完全不嫌弃她是个“商户女”,可惜都被遇事不愿较真,懒得思考的陈东珠以武力解决了。她这武功高超很方便,一人充当酒楼的老板和护院,身兼两大要职。

李荇取道东南,寻思再找不到陈东珠干脆就舍了老脸上老丈人家的庄园里犁犁地,顺道打听打听媳妇去了哪好了,反正他已经得了亲民如子的称号了,不怕再“亲民”一点。

“陛、公子,咱们不如在此处落脚吧,这有个顶豪华的大酒楼呢。”小起公公好几天没吃上肉了,乍一看见那么豪华气派的海鲜酒楼,简直都要流口水了,一不小心差点暴漏了李荇的身份。

李荇跟他咧咧嘴,他觉得那个酒楼看上去太豪华了,简直跟着小渔村不搭调,陈东珠有心躲着他肯定不会在这么惹眼的地方,一定是躲在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兴许还像当初在胡狄的时候女扮男装来着。所以这些年他走遍大江南北,哪穷哪偏僻上哪去,找起人来还男女不限。

“公子要不咱们吃完饭在赶路也不迟啊。”小起公公想尽了办法劝李荇留下,他想吃肉啊想吃肉。

李荇跟小起公公进酒楼的时候刚好被一个小孩撞了一下,还隐约的听见那小孩儿笑了两声,诧异的低头看一眼,也没当回事,却不知自己身上的钱袋已经被扒走了。那小孩儿家就住在这酒楼隔壁,从小有个爱扒窃的毛病,无论他爸怎么吊打都改不了“手贱”的毛病。

小起公公一坐下就开始流哈喇子,好像那些海味全都长了翅膀似的在眼前飞,李荇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奴才是属猫的吗,这么馋鱼。李荇不点头,小起公公也不敢吱声啊,李荇一想,这一路上小起公公没功劳也有苦劳,开口道:“得了,这顿算是赏你的,甩开膀子吃吧。”

“哎,奴才遵命。”小起公公眼珠子都开始冒红光了,把酒楼里的贵菜点了个遍。等结账的时候才傻了眼,钱袋没了啊,李荇根本没想到门口遇见那小孩儿,还直犯糊涂呢。就在这时,只听店小二扯脖子喊一嗓子:“老板,有人吃霸王餐!”

“来啦!”陈东珠跟一阵旋风似的跑进来,街里街坊的一听见有人在海鲜酒楼吃霸王餐都赶过来看热闹,寻思陈老板又要跟人打架了,忒好看呢,赶快过来看,来晚了就占不到好地方了。

“李、你怎么到这来了,还敢吃霸王餐!”陈东珠差一点把李荇大名喊出来,她向来对他直呼其名一时顺了嘴。

李荇看到陈东珠差一点就要泪奔了,他恨不得揪着领子垂着她胸口说“你坏,你坏”你知道人家找你找得多辛苦吗!小起公公一看到陈东珠,差点直念阿弥陀佛,好在失踪将近三年的皇后娘娘全须全尾的冒出来了,又好在这皇后娘娘是出现在他要去的地方,才刚陛下还不来这儿呢,不来不就错过了,小起公公想着这也算是他的功德一件了。

“什么霸王餐啊,我人都是你的还跑得了这点饭钱?”李荇一开口,看热闹的人一阵哗然,这年头还有这么不要脸的。陈东珠被他说的一阵脸热,这厮还是这么不要脸,她赶紧叫店小二把围观人群驱散,给店里的客人赔了不是结了酒钱:“今日老板遇见故人,就暂不做生意了,还请大家海涵。”

陈东珠在小渔村里口碑甚好,客人们也都表示理解,那些围观的街里街坊一见那个不要脸的男人还真是陈老板的故人一时变都散了,只那些心里对陈东珠存了想法的人心底一阵悲怆。

没有外人在场,陈东珠正好跟李荇关起门来说事,小起公公见状也悄悄的遁了。

“你来干什么。”陈东珠冷着脸:“你饭钱我不要了,赶紧滚蛋。”

“一见面就赶我走啊?”李荇挠了挠头,关键时刻他又是词穷了,本来他事先想好了看见陈东珠要说什么,比如“你好大的胆子”,又比如“下次再跑我诛你的九族”,临了了那些话一句没敢说,憋了半天只说一句:“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绿宝都饿瘦了,碧桃眼睛也哭肿了。”

“……”陈东珠愕然。半晌说一句:“快滚,这里不欢迎你。”

这女人真可恶,连“滚”都用上了,李荇有点不高兴,又不敢跟她吵,她一言不合就上手打人的,他金枝玉叶的哪里是她对手啊。再说了这还在外面呢,怪丢人的。正没话找话的时候,看到大门掀了个缝,探进来两个小脑袋。

那俩小孩儿正诧异的看着他跟陈东珠,似是再此偷看多时了,其中一个小孩儿就是之前撞过他的那个,另外一个不用问就知道是谁,那鼻子眼睛跟他小时候一个模样。于是他伸手一指那小孩儿:“走就走,把我东西还我。”

陈东珠一愣:“谁稀罕拿你东西!”

“你把我儿子还我!”

“赶紧领走,我才不稀罕呢。”陈东珠的脸依旧硬邦邦的。

闻言那“涉事”小孩儿自己走出来了,嘴巴使劲儿撅着,脸跟个核桃似的抽抽着,一边哭一边跟陈东珠说:“你骗人,你不是说我爹死了吗,怎么这会又冒出来个爹。”

“……”李荇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陈东珠也有点尴尬了,她这算不算是诅咒皇帝,会不会被砍头啊。

不过李荇没时间纠结她的“罪行”,蹲下去哄小孩儿:“谁跟你说我死了的,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啊,你是不是傻!”

小孩儿一听哭的更凶了,陈东珠见状有些心疼孩子,推了李荇一把,正要把儿子抱起来,却见李荇抢先一步,他赶紧把小孩儿抱起来:“你出生那会我还抱你来着呢,你一生下来跟花生一样可爱,我最喜欢你了呢。”说着还用一只手比划了一个花生的动作。可惜小孩并不领情:“你骗人,我娘说了她生我的时候是难产,大人孩子保一个,你保的大人。”

李荇:“……”

小孩一边说,一边想起他的好朋友二饼子,每次拿了东西会都要被老爹吊打,这爹可真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他不想要爹啊。于是哭得更凶了:“我不想要爹管着我,我不要啊!”

李荇一个头两个大,今次他是败了。哭丧着脸向陈东珠求饶,都怪陈东珠,孩子还没懂事就被她带走了,如今可是连自己老子都不认得了。

陈东珠看李荇那丧气样,终于不忍心再折磨他,亲自出马说服儿子给老爹一个名分。

李荇再要劝陈东珠跟他一道回宫,陈东珠依旧犹豫不决。

“你出宫这么多年,可曾听说我又纳妃,又宠幸过别的女人。”李荇一脸严肃,心中却是悲痛莫名,他心爱的女人不愿意相信他,他该怎么办。

陈东珠不知如何开口,以前在宫里时,她时常梦到上一世的事情,被噩梦惊醒,可是出宫之后又梦到李荇到处找他,在路上还被人行刺,她依旧提心吊胆。上一世她那样爱他,如今重来一次,她还是失了心。也许这就是她的心意,不论重来几次都不会改变,她那样爱他,似是为他而生,为他而活。

于是她挽上他的手:“如果你答应我,无论将来怎样,永远只宠爱我一人,我就考虑留在你身边。”

“我只爱你,永远只爱你一人,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人。”李荇抱着陈东珠,激动地转了个圈。

陈东珠脸颊微红:“花言巧语。”

李荇立刻严肃脸,却依旧紧紧的搂着陈东珠:“你不知道,我们男人从一开始就是知道的,知道自己将会不会爱上别人。我知道我的心。”

她这样一说陈东珠立马生气了:“你一开始爱上的是平哥,你个大骗子,你以前说你最讨厌我!”

李荇伸手刮一刮她的小鼻子:“我看平哥第一眼,算是一见倾心,可对你才是真正的怦然心动。你那样打我,那样骂我,若是换了别人岂能活到现在。我不爱你,那还能爱谁。”

“哼!还是花言巧语。”尽管如此,陈东珠的嘴角还是渐渐地泛起了笑意。每一次逃走他都能找到她,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天注定,她又想也许重生一次,是老天爷又给了她一次机会,叫她重新遇上他,重新爱上他。于是她踮脚,在他脸上吻了吻,似乎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见状,“涉事”小孩儿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又捂住二饼子的眼睛:“非礼勿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