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章 秋狝(7)(1/1)

第四四章秋狝(7)

看韩漓月一掌震断参天大树,陈东珠便知他二人武力相差悬殊,她真不是他的对手,心里便警惕起来。又想到跟湘王第一次进山时,她分明看到韩漓月鬼鬼祟祟的,不知在这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于是径直冷声问他:“别虚情假意的,我知道你没安好心。”

韩漓月猛地看向陈东珠,眼里有一丝惊诧,嘴角却仍是带着笑意,那笑容让陈东珠很不自在,好像是在对她冷嘲热讽一般,她又继续说:“狩猎前一晚我看到你进山,在森林里鬼鬼祟祟的,那场爆炸是不是跟你有关。”

“下官也是第一次来芙蓉山,跟娘娘一样对这里很好奇,所以才走来看看,那一天下官是看见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这才想去调查一番,最后却是被良娣娘娘给拦下了,于是这事就耽搁了。”韩漓月淡淡的开口。

“你的意思还是我的错了呗。”韩漓月竟敢明目张胆的指责她,陈东珠气得腮帮子又鼓起来了,她觉得这个国师从头到脚透着一股子邪气,脑筋也怪好使的,一肚子的坏水,论武功她不仅打不过他,论嘴皮子她也说不过他,真是要气死她了。她再回头看何斐,发现他凝眉沉思,中途也是一言不发,似是也对韩漓月没什么好感。何斐的老子何成章大人最是跟韩漓月不对付,何大人老是说他神神叨叨的,妖言惑众扰乱民心,在宫中大搞迷信活动,无论是后宫哪个妃子身子不适,韩漓月都要过去驱个灾避个邪,顺便再把油水捞一捞。何斐之所以会被陈家逼婚,也是拜韩漓月所赐,若不是他跟何大人杠上了,陈将军也不至于跳出去“解围”,就不用被何大人欠下一个人情了。

“此处不宜久留,还请太子殿下速速回营。”韩漓月做了个请的手势。他希望太子快点动身,回到安全的地方去,虽然他武力出众,但拖着太子跟何斐两个拖油瓶,实在是麻烦了点。

陈东珠真不想跟个怪人一道回去,但又觉着继续蹲在这森林里也不是办法,想着这厮大体也不是跟那刺客一伙的吧,以他的身手若要杀人便早动手了,何必啰嗦到现在呢。

一行四人往回走了许久也不见森林的尽头,陈东珠真不知道昨天被刺客追杀时,她竟是跑了这么多的路。李荇脚力不行,已经走不动了。韩漓月面上不动声色,张嘴竟大言不惭的叫陈东珠来背太子。陈东珠不同意,她想着韩漓月你个为人臣子的这时候不尽点力,什么时候出力。可李荇觉着两个大男人背来背去的成什么样子,指了指陈东珠:“就你了。”

陈东珠两眼一翻,她蓝瘦香菇,怎么办。

几人走出围场时,一个守着入口处的小兵看到太子被个太监背着,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转过身往营地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太、太子殿下回来了。”

那小兵跑的身后一溜烟,陈东珠眉毛直抽,你个没眼力见的东西,都不知道过来扶一把,活该一辈子看大门。

太子回了大营,太子妃董桥看到他跟陈东珠在一起愣了一愣,随即整顿心神,装作是不认识她的模样,从她手中接过太子自己搀扶着,叫他坐下,随即便派人禀告皇帝跟皇后。绡儿瞧着陈东珠就没好脸色,觉着陈良娣可真是阴魂不散。陈东珠被她主仆二人晾着有些悻悻的,小起公公见人多嘴杂的,陈东珠又是乔装偷偷出宫,不易被人撞见,便先悄悄的把她给带到里间歇着了。

因为先前那个看门小兵太会造势,凡是有点眼力见的大臣知道太子回来了的消息后便立马来太子的营帐处嘘寒问暖,他们听说太子负伤,有的人把自家祖传的药给带来了,还有的人干脆连太医一起拉来了,诸位大臣如此殷勤,反倒是皇帝跟皇后竟不是第一个赶到的。皇帝来的时候,太子营帐里外围满了人,热闹的跟菜市场一样。诸人见陛下驾到山呼万岁,闹了好大的阵仗,这时候不喜热闹的韩漓月早就遁了。

“太子有恙,需静养,各位大人先散了吧。”皇帝说完,诸人这才散去。皇后坐在李荇身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见他下巴上都冒出了胡茬,人似是有些清瘦了,心疼的直落眼泪。皇帝拍了拍小起公公的肩膀:“太子平安归来,全仰仗小起子,朕要好好的赏你。”

“……”小起公公愣了愣,想着许是有人错把办成太监的陈东珠看成是他了,又想到良娣身份不能暴露,此刻便将计就计,跪地叩谢陛下恩典。

绡儿正想说救了太子的不是小起子是那个女扮男装的陈良娣,嘴刚张开还没出声,便被董桥狠狠踩了一脚,痛的呲牙咧嘴的,话也给噎回去了。绡儿不懂董桥是什么意思,她以为这个时候坦言陈东珠才是救了李荇的人,皇帝皇后问起,她们好说陈东珠女扮男装逃宫的事情,看她怎么收场。董桥却是认为,陈东珠虽是私自出宫,可她救了太子,这样大的功劳足够叫帝后赦免她犯得那些小过错了。且就算问起她私自出宫一事,她也是跟在太子身边,可见与太子情深似海,这样的事情叫帝后知道,恐怕不是要惩罚她而是喜欢她还来不及了。

皇帝问起李荇遇刺细节,李荇道打猎时身下骑着的马突然不走了,开始在地上吃草,他等得不耐烦便弃马而去,就在这时发生了爆炸,若是他走的晚了便要一命呜呼。逃难的时候路上又有诸多刺客行刺,他们全副武装,却一言不发,以暗号交流,仿佛害怕泄露身份。皇帝闻言眉头紧锁,命湘王李茂立即调查此事。

皇后担心李荇,仔细查探了他的伤势,见太医都已经很好的医治了便安下心来,又嘱咐李荇许多,这才跟着皇帝一道离开,叫李荇好生歇息。董桥本来也想留着的,只皇后觉得她在这难免与李荇温存一阵,反倒叫他难以歇息了,便一道拉着她离开了。

诸人一走,李荇马上窜到后头去看陈东珠,见她穿着一身脏衣裳,翘着腿趴在床上看小人书呢,小腿一晃一晃的,模样怪可爱的。他就又想逗她一下,长臂一捞,把那书给抢来了,拿手里一看是什么江湖儿女打打杀杀的故事,就这玩意亏她看的津津有味的。

“哎?”陈东珠猛地从床上弹起来,跟李荇抢书。

“哪来的啊?”李荇问她。

“小起公公哒。”陈东珠看书看进去了,还惦记着那点剧情,心情也怪好的,没跟李荇瞪眼睛。

“既然你喜欢看这种故事,赶明回宫再给你多找些来。”李荇把书扔给了陈东珠,他就是个这么很好说话的人,陈东珠只要给他点好脸子,他保准乖乖的。

“行,那你别忘了啊。”

陈东珠拿回书又开始巴巴的看了,手不时翻动书页,李荇瞧着她的脏手,手心里还带着血痂,想着她也受了点伤,于是道:“赶快把手洗了,我给你上药。”

“不用,我一会回去了自己弄。”陈东珠早钻进剧情里了,心不在焉的应了李荇一声。

“不行,先洗手去,不然不给你看书了啊。”李荇都没注意到自己说话就跟哄孩子似的,他就觉着陈东珠乖起来的时候真挺可爱的。听到他的话,陈东珠抬头看他一眼,又瞅了瞅自己脏兮兮的手心,想着李荇说的有道理,于是拍了拍手,蹭下床去洗手了,回来时手心里白白的,只余下擦伤出□□的真皮,粉红粉红的。李荇把老太医给他开的药膏拿出来,涂在陈东珠手心里,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很轻。陈东珠觉得好像有只蝴蝶在手心儿里来回的扑腾,痒痒的,咯咯的笑了起来。

落枫穿着黑色的夜行衣,此时脸上蒙着的黑巾已经除去,露出了他本来的样貌。他低头单膝跪在李茂身前:“属下该死,任务……失败了。”

“我已知晓。”李茂低头看着落枫:“你身上还有伤,不必自责。”

有负湘王所托落枫很是愧疚:“属下愚钝带人连夜搜查,却不曾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天刚亮时韩漓月先找到了他们。他们、他们是藏在了树上。韩漓月是孤身一人,属下本欲帅人突击,谁知他故意一掌震断大树,乱了军心,所以、所以……”

“所以你们没敢出手?”李茂问道。

“正是。”落枫愧疚不已。

李茂又道:“也好,以你们的实力,就算全上也不是韩漓月的对手。”

“属下有负王爷所托,甘愿受罚。”

“那几人自当领罚。”李茂皱眉:“躲在树上倒是个好办法,这样好的法子恐怕不是陈良娣想的……”他沉思许久,又道:“我倒是小瞧了李荇。”

“王爷,韩漓月几次与我们作对,颇为棘手。”落枫道。

李茂冷哼一声:“韩漓月确是棘手,父皇可真是偏心啊,竟给李荇留了这样一张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