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章 秋狝(6)(1/1)

第四三章秋狝(6)

陈东珠背着李荇噌噌的往上爬,在约么不到五丈高的距离停了下来,选了最粗壮的横生树枝,将李荇放下去,让他背靠着树的主干稳稳的坐着。李荇不知道这棵大树究竟有多高,只觉得陈东珠背着他时往上爬了许久,想来是不能太低了。他伸着脑袋往下一看,发觉自己离地面实在太远,下面除了绿油油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他往下看的有些头晕,这么高吓得他是一动也不敢动了:“你爬这么高干什么,若是掉下去岂不是要摔死了。”

陈东珠道:“离地面太近容易被发现。”

他二人栖在树上,等许久也不见何斐上来,陈东珠撇撇嘴,脸上露出一副叫她猜着了的模样,就知道何斐爬不上来。她跟李荇说要下去把何斐带上来,李荇看看她,想着爬树的时候她铁定要背着何斐,那何斐岂不是也要紧贴着她的背,向他那样也能感受到她身上的玲珑线条了。陈东珠看出李荇脸上不快,却不知道他闹什么矛盾,跟他解释说:“得赶快把那小子背上来,不然一会把刺客引来了。”

李荇一脸不高兴。看,他就知道,陈东珠要把何斐那小子给背上来吧。

陈东珠又噌噌的往下爬,下去的时候就看到何斐那小子还往树干上一跳一跳的使劲呢。她拍了他一巴掌:“别蹦了,快让我背你上去吧。”

“这……”何斐一阵犹豫,最终还是乖乖趴到陈东珠背上,只耳根子*辣的很是拘禁,他心里想着上一次陈东珠便为了救他使了全力,如今为了保护他还背他上树,这两份顶天的大人情可真不知道该怎么还了。他不禁叹一口气,想着他何某人何德何能,能让一女子如此帮他。陈东珠往上爬的时候,何斐一下也不敢乱动,浑身都僵硬着,眼睛也不敢乱瞟,只怔怔的盯着陈东珠的后脑勺,心里却暗暗下了个决定,他的命已经欠下了,今后只要能帮助陈东珠,哪怕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树顶轻微的晃动,李荇知道是陈东珠背着何斐上来了,却觉得他在这等着时间过得真久,陈东珠背他上来的时候好像也没要这么长时间,难道那两人路上还耽搁了,是不是说悄悄话了或者是打情骂俏了。李荇愈发的坐不住了,此时也不管自己怕不怕高了,伸着脖子使劲的往下看,正好看到陈东珠背着何斐往上爬。何斐那小子手放在哪呢,还有那脑袋是不是靠的太近了!李荇越看他俩越生气,恨不得跳下去把他俩赶紧分开。

陈东珠爬着爬着累了,稍微歇歇,直起身子网上看,正好看见李荇伸个脖子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的怪异模样,朝他咧嘴笑了笑。你朝谁笑呢,本宫允许你笑了吗,轻浮的女人!李荇给了陈东珠一个白眼,心里却又好受些,好歹那女人是对他笑了下。

何斐见陈东珠停下来,便赶忙要求下来,此时他二人正好在李荇栖着的树枝正下方不远处。陈东珠想跟他说还没到呢,谁知何斐却说尊卑有序,臣子不能同太子坐在同一高处。陈东珠一脸狂汗,想不到何斐这呆子在树上躲避追杀还要分个尊卑次序出来,她抬头看了看李荇,那她是上去还是不上去啊,上去了算不算僭越啊?

“何斐你在下面好好歇着吧,陈东珠你给本宫滚上来!”太子发话了,陈东珠抬抬屁股又往上爬了“一层”,她爬这棵大树来回两趟,且还是“负重”的,她好累啊,坐下的时候屁股一沉,把大树给坐晃悠了。李荇赶紧搂住树干,跟陈东珠生气的说:“你动作轻点,一会把我晃下去了,你就去阎王殿救我吧。”

陈东珠见李荇害怕了,嘴唇都吓白了,反倒来劲了,又使劲摇晃两下:“至于那么害怕吗,你看何斐都不怕。”

李荇气绝。

陈东珠又继续晃了几下,乐此不疲,忽听下面悠悠传来一声:“良娣娘娘还是不要如此吧,这可大树无风自动,会引起敌人的怀疑。”

陈东珠坐着不动了,看来何斐也很怕啊。

夜幕降临,森林里气温骤降,陈东珠三人在树顶,离地面好远的距离,觉得更冷些。何斐靠着树干瑟缩成团,上面李荇跟陈东珠干脆就是搂在一起聚堆取暖了。三人之中陈东珠是最累的,她坐着坐着神经稍微一放松,便睡了过去,脑袋一下一下的轻晃。李荇干脆扶着她,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陈东珠哼唧一声,索性找个舒适的姿势,把脸埋他颈窝里彻底的睡熟了。

李荇看陈东珠垂下来的手掌心里有很多伤痕,不自觉得想到她拽住那只射向自己胸口的羽箭时的情形,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他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最真挚的,她是不愿伪装的人,那时她墨色的眉毛紧紧的拧着,箭矢飞来时她琉璃般的眼瞳中却是惊恐骇然的神情。她在害怕,害怕他会受伤,害怕他会死……

这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她很在乎他,其实她是对他很好的?

李荇又看了看自己小腿上的包扎起来的伤口,那衣裳的碎片平整熨帖的裹在腿上,好像暖暖的。他也打算给陈东珠包扎一下,这样她早晨睡醒时会不会觉得很感动?他学陈东珠的模样从衣服上撕碎布来着,没撕两下觉着外头的衣服不干净,解了扣子从里衣上开始往下撕,一撕撕了一长条下来……

陈东珠睡一觉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双手被人捆起来了,还困的跟个肉粽子一样,吓得叫了一声。

“这、这是谁干的!”陈东珠五个手指都被缠在一起了。李荇听她说话语气,没有什么感动在里面,反倒是有一丝怒气,他心里也不高兴呢,这个女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竟敢不领他的情。

“啊,这是你使得坏?”陈东珠咧着嘴,她就知道除了李荇谁能那么无聊,狠狠地甩了甩手,把一双白蹄子伸到李荇面前:“赶紧给我解开。”

李荇愁眉苦脸的,他这怎么能是使坏呢。

“现在是什么时候,在逃亡啊,你还有心思玩?”陈东珠任由李荇将绷带解开,嘴里却在嘟嘟囔囔的,李荇被她说的愈发的生气了,脸上凝着一团黑云,她却是个不会看人脸色的,好像瞧不出他在生气一样,继续贬损他。

“好了,别说了行不行!”李荇怒吼一嗓子,惊飞了林间的鸟雀,陈东珠也禁了声,他还以为他的怒气把她给震住了,却没想到陈东珠是担心他的喊声引来敌人。自己一时在气头上,也忽略了这个问题,后来想到了,也有些后怕。这时从树下传来一道清亮的男声:“是太子殿下吗?”

陈东珠瞪了李荇一眼,看吧,还真把敌人给引来了。

“是韩漓月。”李荇听出了说话人的身份,以为援军到了激动的不得了,陈东珠却一把把他按住,向下面喊道:“你是谁?”

此刻韩漓月正站在陈东珠一行躲着的大树下,他听他们说话的声音,觉着他们藏身的位置应该不低,只这树枝繁叶茂,横生枝节遮天蔽日,他却是看不清他们的人影,听到陈东珠猛地开口说话,他微微一愣,想不到陈良娣竟然也在。于是恭敬的对着树上徐徐喊道:“下官救驾来迟,请太子殿下、良娣娘娘恕罪。”

“他是来救我们的,快下去吧。”李荇可不想再在树上待着了。

“别轻举妄动,这个人诡异的很,不能轻信。”陈东珠想到湘王跟她说的那些话,觉得韩漓月这个人确实是怪的狠,不得不提防一下。于是她对树下的人喊道:“就你一个人吗?”

韩漓月听陈东珠这样问,便知道她是不信任了,于是耐心解释道:“陛下增派人手进山寻找太子殿下,下官也是奉命行事,只因不爱喧哗便单独行动,没想到却是先行找到了。”韩漓月又望了望那高高的树冠:“此树甚高,待在上面恐有危险,还请太子殿下跟娘娘移步。”

陈东珠看韩漓月让他们下去,便觉着他也是不会爬树了,想着纵使有诈,只要他们仨继续在树上蹲着,他就不能怎样,于是喊道:“你让我下去我就下去?我偏不!”气死你!气死你!我气死你!

谁知,韩漓月闻言微微一笑:“若是娘娘恐高,下官也可助一臂之力。”说完抬起一掌,竟是生生将参天巨树震裂,树顶三人感觉的剧烈的震颤,随即身子开始往下坠。

“啊!你个卑鄙小人!”陈东珠又惊又怒。

“韩漓月,你、放肆。”李荇也被吓了一跳。何斐心底凄惨,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想说的话太子跟良娣都已经替他说了。

韩漓月眼见三人即将坠地,腾身而起,外袍一甩,将三人用内力一带,竟是叫他们稳稳落地。陈东珠被韩漓月的衣服卷的头昏眼花,落地时还有一种脚踩在棉花上错觉。

“韩漓月!”李荇被吓得腿肚子都发软了,落地第一时间便怒斥韩漓月,这家伙怎么回事,有没有考虑过他的尊严。/(tot)/~~

“下官僭越了。”韩凌昭跟李荇行跪拜礼,说话的语气却是不卑不亢,叫人丝毫察觉不出屈服的味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