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章 秋狝(5)(1/1)

第四二章秋狝(5)

陈东珠双手各握着一支箭筒中剩下的羽箭,与刺客拼杀,她看到李荇从地上捡了个树干双手举着一顿乱挥,刺客不知他是什么路数,被唬的一愣。这时其中状似首领的一人与他人交换了个眼神,刺客便又立即举刀上前。

“快到我身后来!”陈东珠话刚说完,手里的箭便被长刀砍断了。她索性丢下断箭,双手握成拳头,捉住近旁一人,照着太阳穴一顿乱砸,那人被她无穷的力气硬生生砸死,死时七窍流血。她夺了死人的刀子,手中有了武器立刻强势起来,张开双臂将李荇护在身后。陈东珠从小跟陈大将军习武,武功路子野蛮,招式大开大合,一把长刀甚是趁手。此时她被多人围困,被逼入绝境中,毫无退路之时激发身体潜能,只觉得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不消片刻已经将刺客砍杀一半,脚下遍布断肢残骸,如同地狱修罗场。

刺客首领眼见优势全无,一咬牙,挺身一跃,直奔李荇而来,欲取其首级。陈东珠长刀一横,将那人砍来的大刀架住,两方刀刃相抵,火花四溅。陈东珠怒不可遏,狠狠地瞪着那行刺的贼子,眼中欲迸出火来。她与那人面对面,看他脸上被黑巾蒙的严严实实,只眼睛处留了一丝缝儿,皮肤很粗糙,左眼皮下还有个小坑。这双眼睛像极了一个人,陈东珠脑海中浮现出落枫的身影来。

落枫不是受伤了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陈东珠来不及想各种细节,只记得落枫被韩凌昭刺伤,身上留下多处伤口,以左胸口尤为严重,于是她手上一发力,将他抵开。二人短暂分开,其后陈东珠飞起一脚正中那刺客首领的胸膛,只见他被踹翻在地,再起身时一手捂住胸口,眉头却是紧紧皱着,想来是痛急了吧。

陈东珠趁此空档拽着李荇后领拔腿便跑,只是这一次却是感到一片茫然,事情的发展超出了预料,叫她措手不及。

“你慢一点,我跑不动了。”陈东珠正要骂李荇无用,一回头却看见他小腿上一片赤红,原是跟刺客打斗时被砍伤了。她立刻蹲下去给他查看伤口:“你受伤了怎么不早说。”

李荇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那样危机的关头,她是女子仍旧临危不惧奋勇杀敌,他又怎么敢拖后腿。现下实在是跑不动了,才不得不开口。

“你金枝玉叶的能跟我比嘛,都这样了还忍什么。”陈东珠从衣摆上撕了条布下来,草草的给李荇包扎了伤口,刚想把他背起来,想到他之前说的话,于是又把他给揽到身前,打横抱起来了。李荇只觉得天旋地转,然后就发现自己跌进小女子“宽广”的胸膛里。想到陈东珠刚说的话,不自觉皱了皱眉头,什么金枝玉叶的,她当他是女孩子吗,他挣扎了两下,只听头顶传来女子不耐的声音:“乱动什么,一会刺客追上来了你的赢吗?”

“你!”李荇气急,朝陈东珠伸了个指头,又觉得她说的话还真他妈有几分道理,他竟没办法反驳,想到此处心里却是更憋闷了。他生闷气,忽然被陈东珠捂住了嘴,她跟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把他轻轻地放在一丛灌木之后,叫他不要乱动。李荇被她弄得也紧张起来,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怕自己连累她,只好蹲在灌木后面不敢做声。

陈东珠耳力惊人,这一回便听到有人向她二人所在方向靠近了,听气息应当是一个人,不足为惧,她便将李荇放下,打算先解决了那人再走。她猫腰躲在树后,一只手摸向别在后腰上的长刀,等那人走进了先发制人一刀砍过去。

“啊。”何斐正走着,见迎面飞来一刀,吓得倒吸一口凉气,短促的惊呼声卡在喉咙里,变成了一连串的咳嗽声。

“怎么是你?”陈东珠眉头蹙着,若不是她手快及时收势,何斐便早已脑袋搬家了。

“陈小姐,你怎么在这里?”看到陈东珠何斐也挺惊讶的。

“咳!”李荇听到动静,从灌木丛里钻出来,何斐对陈东珠的称呼叫他很不满意,她已经是他的良娣了,何斐还称她为“陈小姐”,太过分了,当他是死的吗。

“太子殿下,您受伤了?”何斐见李荇,先是一脸惊喜的模样,随即看到李荇胸口有血迹,吓坏了,走上前去嘘寒问暖,问他伤势如何之类的。李荇胸口只是破了点皮,算不得什么伤,腿上被砍的那一刀才是结结实实,可是何斐这小子却硬是没发现,他咧了咧嘴:“你小子少给我来这套!”是不是巴不得我死了你好跟她双宿双栖啊?李荇心里憋闷,看陈东珠跟何斐,总觉得他俩关系不一般啊,当初他可是从喜堂上把媳妇给抢回来的。

“微臣听闻太子殿下失踪,特意赶来营救。”何斐见太子安好,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李荇看他的模样倒是不大信,想着何斐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他真有事能劳烦他动动手脚?他又看了看陈东珠,觉着那小子到底是为了谁而来还不一定呢。

“就你一人?”陈东珠问何斐。

见太子在场,何斐与陈东珠说不敢随意,理了理衣裳,拱手道:“回良娣娘娘的话,下官领一小队人马前来寻找太子殿下。”说着他顿了顿,看看身后茫茫树海:“小队人马在后,马上就到,请良娣娘娘跟太子殿下在此稍后。”

陈东珠挠挠脸,想着以何斐那身手也没办法一个人进来找他们,既然还有增援在后那便在此处等等好了。她给李荇理了理衣裳,给他找个了平坦处,叫他坐着歇着。李荇见陈东珠站着跟何斐聊天,偏叫自己坐着,就好像是要把自己支开一样,心里特别不爽,拉着陈东珠叫她也一块坐着。怕何斐对陈东珠有“非分之想”还特意给她擦擦汗,做恩爱状,差点没把陈东珠给吓着。陈东珠就见不得李荇对自己好啊,简直是受宠若惊,连忙将手覆在他额头上:“发烧啦?没啊!”

李荇无语,翻了个白眼。

三人一直等着何斐口中的小队人马,眼见太阳西斜也不见人影来。

陈东珠双手环胸,不耐道:“你说的人呢?”

“呃,可能是他们、他们不曾跟紧微臣的脚步,所以迷路了。”何斐正色道。

“……”陈东珠看着何斐一脸正经的模样差点没厥过去,到底是那小部队人马迷路还是何斐这个呆子迷路了啊,怎么好不容易来了个救星还是个如此靠不住的。

“现在宫里已经派人来救援了吗?”陈东珠问何斐。

“回良娣……”

“我回你个大头鬼,长话短说!”陈东珠暴怒着打断何斐的话,都什么时候了,他还玩那些虚的,咬文嚼字个屁呀。

何斐被陈东珠吓了一跳。

李荇见他二人的模样,倒觉得是在打情骂俏,都快被气炸了。

“陛、陛下知道太子殿下失踪便立即派人来寻找了,也叫人回宫调动了人手过来。”何斐被陈东珠吓得说话都有些颤了。

陈东珠自始至终眉头紧锁,她想着既然宫里派人来救援,那些刺客白日里恐怕不敢大肆行动。她望望见黑的天色,想来夜里刺客便要倾巢而出了,夜晚实在是太危险了。眼下她跟刺客几轮拼杀,人已经是精疲力竭了,她本就单纯的脑子已经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了,便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跟李荇和何斐一起商量。

“微臣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何斐道。

听他说完,陈东珠眼都快直了,难道他叫她再跑回那棵大榕树那?她太累了,实在是跑不动了啊。

这时李荇说道:“我有一个好办法。”

“殿下请讲。”何斐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陈东珠却忍不住斜了斜眼睛,她就觉得李荇那副不学无术的样子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李荇伸手指了指上面,陈东珠跟何斐顺着他手所指方向,看到枝繁叶茂的树冠。陈东珠有些莫名其妙,他什么意思是叫她上天吗?何斐却眼睛一亮,双手一拍:“这真是个好办法。”听何斐称赞,李荇忍不住一脸得色,陈东珠却有些诧异:“何斐,你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吗,现在可不是拍马屁的时候啊。”

“殿下是叫我们躲到树顶上去,刺客一定以为我们在地上四处奔逃,或者是找隐蔽处休息,一定不会想到我们藏在树顶上的。”何斐说道。

“哦,这样啊,那就上树吧。”陈东珠觉得爬树并不是很困难,上不上树对她影响不大,看着李荇那养尊处优的模样,估么着没有哪个不见风雨的王公贵族会爬树,便没问直接将李荇背起来往树上爬。

何斐看陈东珠伶俐的上树,挠了挠后脑勺,想着自己虽然没爬过树,好歹也是读过书的,他有一颗好学的心,眼下可以看着陈东珠的姿势动作,现学一下。他却不知道,陈东珠手劲大,臂力惊人,他自己学她的模样手抱树干往上一登,脚还没落稳,人却是开始往下滑,手心都蹭破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