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秋狝(3)(1/1)

第四十章秋狝(3)

从围场出来回大营的时候陈东珠看见何斐提着两桶水,那水桶满满的,他也是生活优渥没遇到过什么挫折的人,干起体力活是有点吃力的,陈东珠走上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水桶。何斐还没看清来人,被吓了一跳,手攥得紧紧的,陈东珠跟他“争抢”时水洒了一点出来,弄湿了她的衣摆。她皱着眉道:“两桶水而已,还怕人抢啊?”

何斐一怔,手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动作,只两只水桶却是被人夺走了,他看着陈东珠穿着太监的衣服,一时惊讶的合不拢嘴,指着她鼻子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成话,最后勉强的蹦出一句:“陈小姐?”

其实在这里见到何斐陈东珠要更惊讶,她以为来参加秋狝的都是些王公贵族或者是骁勇善战的武将,没想到何斐这个文弱书生也要掺一脚。她问他水桶是要搬到哪里,她索性帮他把活做完了,何斐受宠若惊连呼不敢,伸双手想去夺水桶,却被陈东珠一个胳膊肘撞的后退两步,只听她笑吟吟的说:“行了吧,你还不如我呢。”何斐深感惭愧,被陈东珠说的脸上*辣的,只得陪在她身边“看”着她脚步如飞的搬运水桶。

陈东珠问何斐:“你来这干什么来了,不会是专门倒水的吧?”

何斐忍不住挠了挠头,他是替父亲来的,父亲是翰林学士常伴圣上身边,尤其是在秋狝这种场合,出谋划策不说,必定要记录帝王生活为之歌功颂德一般。只父亲临行前吃坏了东西身子不适,受不起舟车劳顿,便叫他来侍奉御前。何斐拎的那两桶水是芙蓉山的山泉,专门用来给陛下泡茶的。

“就你这样的打水泡茶,陛下已经渴、渴的不行了吧。”陈东珠本来想说“陛下要被渴死了吧”,忽然想到那样说“死”便会被认为是对圣上的诅咒,是会被处以极刑的,于是临时改了口。

何斐尴尬不已,只能跟着傻笑,忽的又想起来陈东珠是太子良娣,如今穿着一身太监服制游走在大帐外,这样看着实在是诡异的很啊。他终于忍不住,还是问出了口。陈东珠撇撇嘴:“李荇不带我来,我就自己想办法喽。”

“……”这下何斐彻底接不上话了,这个陈小姐做事岂止是鲁莽出格,简直就是不在“格”中啊。未免圣上看到陈东珠的真颜怪罪于她,何斐在帐外结果了水桶,随即脚步蹒跚的用膝盖顶起了帘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进去。李荇正在陛下帐中,不经意的瞥向门口一眼,从掀开的门帘子缝里看到一个太监的侧脸,那太监正转身离去,他却觉得他看上去像极了陈东珠。李荇有些慌了,他使劲的揉揉眼睛,又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怎的今天看见哪个太监都觉得像陈东珠了。

“荇儿这是怎么了?”皇帝见李荇有些反常,忍不住开口询问,他见他揉眼睛,以为他是眼花,心想着莫不是为了准备射猎比赛练了靶子把眼睛给累花了?

“孩儿无事,可能、可能……”可能害了相思病吧?李荇抿了抿嘴唇:“可能是有些累了吧?”

“出门在外不比宫中,应当保重身体。”皇帝说话语重心长,他对这唯一嫡出的儿子有的事宠爱与呵护。

“孩儿先行告退了。”李荇以为自己想念陈东珠而眼花,却不知自己看到的人是同一个人,且就是陈东珠。他更加接受不了的是,他发觉自己好像有点喜欢那个粗鲁蛮横,还动不动就喜欢打人的女子。他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胳膊,衣袖子底下被陈东珠掐过的淤痕尚在,如今才分别一天竟是对她如此思念,他开始怀疑自己难道是受虐体质?

陈东珠回自己住处,此时屋子里已经没剩几个人了,眼看晚膳时间要到了,大家皆各自忙活着,侍奉着自己的主子,或是做自己分内之事。屋中只余一两人了,她们看到白天陈东珠跟湘王殿下单独出行,还有说有笑的,晓得她是湘王的亲信,对她也没有什么敌意了,只仍是介意“不男不女”的身份罢了。

晚膳时李茂叫陈东珠进自己帐中一同吃饭,怕她吃不惯下人的粗茶淡饭,已是对她百般照顾了。陈东珠大喇喇的坐在李茂下首,将屋中侍奉的几个奴才吓得傻了眼。她很是随意,和李茂一抱拳:“多谢湘王殿下。”

“小、小陈子客气了。”李茂隐瞒了陈东珠的身份,称她良娣已经惯了,猛然改口还有些不习惯。

宫女把饭菜佳肴摆上桌案,其中一盘大菜是兔肉炖土豆,这菜做法简单所选食材却很新鲜,正是刚从芙蓉山上打来的野兔。李茂看了看陈东珠,想她是女子,心慈,定不愿食兔肉,正欲叫人将那盘兔子撤下去,却见陈东珠已然大快朵颐起来。她嘴里塞着饭,腮帮子鼓鼓囊囊的,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这宫里的厨子就是不一般,兔肉烹饪不好会有腥味儿的,可是这道菜鲜香味美,真是太好吃了。”她娇憨的模样叫一旁侍奉的宫女忍笑,也因为如此不拘小节,到没人敢怀疑她是女子了,哪家女孩子当着男人面吃饭还这般大胆的。

见状李茂会心一笑,他知陈东珠身份,却不嫌恶,反倒认为她是率真女子,因将他当做知心好友才在他面前没有防备。“知心好友”,想到此处,李茂心下一动。忍不住又看了看陈东珠,见她吃的认真,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他忍不住又笑了笑,如此这般,甚好。

陈东珠吃的正香,想起围猎中的暗杀事件,忍不住边吃边说,提醒李茂若是围场中出了意外那该多么恐怖。李茂以为她有些害怕了,笑着安慰道:“我一会就去吩咐那些人,一定加强守备。”

陈东珠点点头,又说了好几遍,一再得到确认,这才算是放了心。

比赛正式开始的时候,陈东珠以李茂助手的身份跟他一同进场,她身后背着箭筒,手中却没有武器,比赛规定中每人可带一名侍从,是从手中有备用的二十只箭,参赛者箭用光时便可取随从身上的备用箭矢。

太子身份尊贵,最先进场,陈东珠骑在马上,微微低头,怕她将自己认出来,又觉得李荇不喜欢她更不会在意她,才不会发现她呢。事实上太子殿下一早就看见湘王身边的小太监了,他只是不敢信而已,还以为是自己“相思病”害得厉害又把太监看成了陈东珠呢。李荇身后跟着的是一张陌生的脸,陈东珠眉头微蹙,忍不住小声问李茂:“李荇身边的小起公公哪去了?”

李茂答道:“起公公昨晚吃坏了肚子,今天没办法服侍太子了。”

陈东珠撅着嘴巴,心底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这小起公公怎么早不坏肚子晚不坏肚子偏偏赶在这紧要关头了,她昨晚上只想着自己怎么进赛场倒是忘了看看李荇那头了。她心里直纳罕,小起公公是身怀武艺的,上一世中一直守在太子身侧,刺客来时他勇猛杀敌才能抵挡一阵,叫李荇藏进树洞里,如今太子身边换了个陌生人,也不知靠不靠得住。

李茂进场之后,陈东珠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心头萦绕的全是李荇的问题,她完全没考虑过自己竟是这般在意他的死活,只心安理得的安慰自己,是为了抱他救命之恩才这般忧思的,她是重情重义的女子,纵是换做别人也会如此。

很快李茂便发现了猎物,迅速挽弓射箭,一只野兔抽搐两下便死了过去。李茂下马去拿,陈东珠看着他的背影,想着寻个时机悄悄的跑了到李荇身边去才可以。她看了看身上背着的箭筒,那里足足二十只箭,若是全背走了,势必影响李茂的赛绩,她正犹豫着,忽听远方传来一阵巨响,竟是爆炸之声。她骑着的马听到巨响声受了惊,她死命拽着马缰这才没被马儿甩下去。附近还有一人,胯/下的马匹具是受惊,骑术不精之人已然坠于马下,剩下的人虽没堕马却也是自乱阵脚了。

“怎么回事?”陈东珠的大喊。她听到有人说太子不见了,她心里慌慌的,为什么这一切跟上一世发生的都不一样了。上一世李荇不是误中陷阱才坠马吗,如今却成了恐怖的爆/炸,围场中一阵骚乱,太子却是消失不见了。

李茂上前安慰陈东珠:“良娣莫要担心,太子吉人天相,定会逢凶化吉。”

陈东珠使劲摇头,什么安慰的话都显得苍白,事情的突变叫她的脑子也乱了,围场中还藏着刺客呢,他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要了李荇的命。她再也顾不了其他人了,摇着头颤声跟李茂说:“对不起,我要去看看李荇。”

她背走了箭筒,进围场时任何人不得自带武器,现在那二十只箭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