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章探视

小起公公传了太子口谕,还跟陈东珠模仿李荇说话时的语气神态,李荇蛮横霸道的样子把陈东珠给气着了。小起子公公学的惟妙惟肖的,把碧桃给逗笑了。只自家小姐还生着气呢,碧桃也不太好意思“明着笑”,于是捂住了嘴,笑狠了肩膀就一耸一耸的,倒把陈东珠给惹得一阵烦。

“既然太子叫咱们去,那就去吧。”陈东珠木着一张脸,抬腿就往外走。

碧桃把陈东珠给叫住了:“小姐,咱们去看望太子殿下,不能就这样空着手去吧?”

碧桃的意思是叫陈东珠趁这个时候好好地巴结巴结太子,若是太子回心转意,肯宠爱她们家小姐那该多好。可陈东珠早死了这条心,根本没往这方面想,只看了看碧桃,又看了看她的雕花大床,问道:“不能空手去?那咱们也把床搬过去?”

前头引路的小起公公听到良娣说的话,没忍住,喷了。

陈东珠翻了小起公公一眼:“划破点皮儿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真当自己是多金贵的人了?”

良娣心里有气,小起子可不敢拔了虎须,只眼观鼻鼻观心,紧抿着嘴唇不接茬。

碧桃见小姐是彻底没明白她的意思,自己去厨房里提了壶汤拎着了,不管怎样小姐不懂厨艺,太子也是知道的,只要心意到了就好。

陈东珠一行前脚刚走,小厨房里忙活的宫女便看着炉前刚拔了毛还没来得及下锅鸭子道:“奇怪,谁把我用来煲老鸭汤的开水给端走了?”那宫女嘀嘀咕咕几句,随即又重新起锅烧水,切了葱姜丢了进去。

太后见碧桃手里提着东西,以为是陈东珠叫她准备的,想着这个倔丫头来一趟,好歹还知道准备东西给太子,也不是那么的不可救药,只是看她眼神虽有缓和,却仍觉得她配不上太子,极不喜欢她。

陈东珠跟太后请安,之后就在小起公公的带领下,往李荇宿着的偏殿去了。她进去时,看到李荇正歪在一张榻上,手边放着一盘子冰过的葡萄,脚底下是一堆被烦乱了的书,似是李荇读完以后随手丢下的。

“臣妾给太子殿下请安。”皇太后就在殿上偷听着这屋里头的动静,陈东珠可不敢当忤逆,在太后耳朵根子底下她必须得把这“戏”给做足了,不然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她狐疑的打量着李荇,那厮不会是知道她忌惮着太后,故意把她叫到凤阙殿的来吧?

“咳!”李荇故意清了清嗓子,懒洋洋的看了陈东珠一样。

陈东珠撇撇嘴,寻思这厮倒是还挺会拿架的,不一会她听李荇慢腾腾的说:“起来吧!”于是直起身子,一屁股坐到他旁边的矮墩子上。

李荇看了看碧桃手里提着的东西,以为是陈东珠特意给他准备了什么吃食。算那女人识相,知道讨好爷,他心里还有点高兴。碧桃也是个有眼色的丫头,见太子注意到了她手里的那壶汤,于是特意给端到太子面前:“太子殿下,这可是我们小姐亲自给您煲的汤,希望您早日康复。我们家小姐不善厨艺,这还是跟着厨子现学的呢……”碧桃微微顿了顿,走的时候太匆忙她倒忘了看那壶烧着的到底是什么汤,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替小姐拍马屁。于是抿了抿嘴唇,笑吟吟的跟李荇道:“我们小姐差一点没切了自己的手呢,这里面可全都是对殿下您的一片赤诚之心。”

听了碧桃的话,李荇忍不住咧咧嘴,她说的真的是陈东珠?他都不敢信,不过碧桃说她差一点切到手指的时候,他忍不住去看陈东珠的手,只是她手缩在衣袖中,他并未看出她是否受伤。他问陈东珠:“这是你做的汤?”

陈东珠坐在一旁,听碧桃说话的时候鸡皮疙瘩都直往外冒,她咂吧着嘴“啧啧”两声,然后狠劲摇头:“不是我做的,我才不会给你做吃的呢。”

陈东珠那模样别别扭扭的,李荇以为她是比较害羞,片还是信了,口是心非应是那女人的个性,如此看来还怪可爱的。

“殿下,这汤趁热喝最好,奴婢这就给您盛出来。”碧桃刚把壶盖打开,从掀开的一丝缝儿里看到里面的东西,吓得立马又把那盖子给盖上了。李荇看她,这汤有何不妥,那女人不会是下毒了吧?碧桃呵呵的干笑着,正想找个借口把那汤给倒掉,这时候皇太后却是来了。

太后倒是很好奇陈东珠会给太子带个什么东西,特意来看热闹的。

碧桃见那一尊大佛都来了,吓得手直哆嗦,陈东珠不疑有他,见碧桃逡巡,自己走过去把壶盖给掀了,原本想着不就是锅汤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可一看见壶里的东西,她也忍不住愣了愣,清澈透明的滚水里只飘着几片稀拉拉的姜片和葱白,如说这是一锅汤,还真有点勉强了。

太后忍不住皱了皱眉:“陈良娣,你这是什么啊?”就这种手艺还好意思来服侍太子?

“呃,这、这是一锅姜汤。”碧桃硬着头皮解释着,她觉得自己的胆子是又大了点,为了小姐可真是连命都豁出去了。她对太子跟太后道:“马上入秋了,天气渐渐转凉。临出门前,小姐说太子殿下身上有伤体质较虚弱,不能受了风寒,所以亲自给饱了这锅姜汤。”

“太子殿下,请您喝汤。”陈东珠恶趣味的蹲下身,小心翼翼的盛了一碗“姜汤”,亲自递到李荇的面前,一勺一勺的喂他。这汤滚沸的,未免太子烫伤,她还当着太后的面,特别“贤惠”的把汤匙端到唇边吹了吹,不烫了再给太子喝。

陈东珠很意外,李荇皱眉瞟了她一眼,随后竟真的一咬牙把她汤匙里的清汤给喝下去了,她不禁开始怀疑那壶汤是真的姜汤了,自己也用舌尖舔了舔,仍是清汤的寡淡味道。她忍不住看了李荇一眼,这人是为没有味觉吗?她却不知道李荇在看到那拙劣的“姜汤”时便信了碧桃的话,起先碧桃说陈东珠特意为他熬汤他还不信,她是什么模样他太知道了,陈东珠是宁折不弯的倔强脾气,决计不会来讨好他的。可是她不善厨艺,碧桃带来的这锅汤又是如此“惨不忍睹”,他觉得这应当真是陈东珠做的吧,毕竟“这汤”做的真的很差。

李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喝着跟白开水一样的飘着葱花姜片的热汤,心里竟高兴的像个讨到糖吃的小孩子,当然他不会让陈东珠知道这些的。随即,他在她脸上看到了一丝疑惑的神情,他觉得她应该是为自己的厨艺感到自卑,又为他并没有因此而嫌弃她而感到惶恐吧?可下一刻,陈东珠用舌头舔了舔汤匙里的那一小勺汤时,李荇不自觉得红了耳根,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什么,继续用汤匙盛了一勺,依旧放在嘴边吹吹,他承认她在皇祖母面前成功的扮演了一名贤惠的妻子。可是……他看着那递到他面前的汤匙,那上面带着女子如兰的气息,仿佛味道变得更好了,似乎是有点点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