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章查案

说到湘王李茂,陈东珠忍不住皱起眉毛,碧桃仍毫无察觉,在那自说自话。陈东珠忍不住问她:“你觉得湘王是个怎么样的人?”

碧桃不假思索:“奴婢觉得湘王殿下很是够义气啊,还帮小姐您解围呢,是个顶好的人,不愧是咱们太子爷感情最要好的兄长。”

“最要好?”陈东珠一直不知道李荇跟李茂还是“感情好”的那种关系,上一世里李茂并未跟李荇有过多交流,她只是隐约听说过,那两人幼时是常被拿来作比较的,李茂是正面教材,李荇是反面教材,而那个被大家喜欢的“正面人物”最终没能成为太子,也许是心有不甘吧,他在一次次谋划后终于起兵造反。让大家意外的是,那个处处“不行”乖张顽劣的太子竟成了最后的赢家。

宫女之间的八卦可多呢,碧桃跟陈东珠点点头:“奴婢也是听其他宫女们说的,说太子殿下小的时候就跟着湘王殿下一起玩呢,他们两人关系可好了。”

陈东珠沉默,她重来一世,这个世界却有了太多的变数,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已经知道了未来的发展,有意的想要改变,所以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变故。

因太后下令严查“太子”坠马事件,湘王着手办案便顺手多了,他叫属下落枫将马场大小官员全部控制起来,所有人等不得破坏“案发现场”。落枫在宝马飞星所食饲料中发现大量草的叶子,又翻捡了头天喂马剩下的一小部分饲料,发现里面并没有草,新进的还没喂的饲料中也没有草。落枫将这一线索呈给湘王,湘王叫他立即对御马官严刑拷打,让其招供说出真相。

当晚宫中西御花园里多了一个鬼祟的身影,那人穿着不起眼的深色衣衫,在夜色中叫人看不清身形。他在花园中来回的踱步,似是在等什么人,又神经兮兮的,花园中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便立刻闪身钻进近旁的灌木中,犹如惊弓之鸟。不一会,他等的人来了,他立刻从矮灌木中窜出来,跳到那人面前,那人没防备,差点被他撞了个满怀,不悦的呵斥一声,声音冷冰冰的,叫他忍不住打个哆嗦。

“表哥,你可得帮我想想办法。”深色衣衫的男子跪在那神秘人的面前,手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苦苦哀求。

被抓住的男人挣开他的手,踱了两步,背对着深衣男子:“自己闯的祸,还指望我给你擦屁/股!”

“表哥,求你再帮我一次,只要做掉那个小娘们我们就不……”一缕朦胧的月光照在穿深色衣裳的那个男人的脸上,他眼梢微微上翘,满面焦急,不是被陈东珠扔进湖里的秦公子是谁。

“你说我们?”秦公子的话被打断,背对着秦公子的男人转过身来,身上穿着的雪缎上绣着凤凰纹,大齐帝国中身着凤凰纹的只有国师韩漓月一人。韩漓月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秦公子,那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只癞□□:“你别把我带上,这事跟我没关系。”

“表哥,东宫的御马官全被湘王抓了,我怕胡靖那小子把我供出来。”秦公子说着说着就哭了:“我要是落到湘王手里铁定不能活命,求你看在我娘的份儿上,再帮我一次吧。”

“我叫你刺杀太子良娣了?”韩漓月低声骂道:“你长没长脑子,良娣是你这种货色能动的了的,你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你不听我劝,擅自做主,现在还指望我来给你善后,等着去死吧。”韩漓月说完一个旋身,白色的身影已是不见,叫人再也找不着了。那秦公子怔怔的跪在原地,渐渐的带着泪光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恨色,近乎咬牙切齿道:“你还想独善其身?我自有办法逼你出手。”

落枫得了湘王的令,正欲前去审问犯人,忽听里头有人大喊劫狱,他心里咯噔一下,他是湘王死忠部下,不敢负湘王所托,来不及多想,急冲进去。待进到监牢里时,落枫发现里面一片狼藉,那劫狱犯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第一时间到牢房中查看,发现犯人仍旧关押在牢中,庆幸不曾有人逃脱。他问旁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人禀报说,才刚来了一群黑衣人劫狱,所幸大家十分警醒,没叫贼子得手,反倒砍伤一人,还从那人身上划拉下来几块碎衣料来。

原来狱中看押烦人的官兵中有一人是使用铁爪兵器的,与刺客交手时,铁爪钩在一名刺客的大腿上,连带着挠下来一大块皮肉,他们事后发现铁爪上还粘着几片碎衣料。落枫将几片衣料拿来一看,是黑色白色的几条碎布,其中黑色的是刺客穿在外面的夜行衣,白色的应是里面的衣裳。

落枫用手指细细的拈着那一小条白布,布料细腻丝滑,是上好的雪缎,仔细一看上面是织了些暗纹的,布料只有一条,看不出那暗纹的具体图案,但他心中已对犯人有所怀疑了。那官兵见落枫表情凝重,不禁问道:“落头,怎么样,您有什么主意了吗?”

落枫将碎布收进怀中:“有人劫狱之事不可声张,待我禀明湘王再议。”

那几人一抱拳,道是今后定当严加看守,不负湘王所托。

李茂跟陈东珠约在东宫中的一处凉亭里见面,那里算是个能谈的上话又很磊落的地方,为了避嫌他二人各自带了侍从。落枫脸上有麻子,碧桃忍不住偷偷往他脸上看,落枫被盯得很不自在,不自觉得清了清嗓子,陈东珠踩了碧桃一脚,她才低下头去。

陈东珠看着桌子上放着的几片草叶子,正想问李茂这是什么,她用手一摸,那干枯的叶子立马被碰碎了,微风一吹,细末彻底被吹散,消失在风里了。李茂看的一怔,陈东珠特别愧疚,她的手是稍微重了点,可那叶子也太脆了,她根本没想到碰一下就碎碎的了。她一脸尴尬的问李茂:“抱歉,我是不是毁了很重要的证物?”

李茂摸摸鼻子,好在他没把全部的证据都拿来:“呃,我那还有一些。”

“那就好。”陈东珠放松下来,使劲拍了拍胸口,真是吓死她了,若是亲手毁了证据还不如去自/焚。不过那几片叶子究竟是什么玩意啊?

“那是草的叶子。”李茂道。

“草是干什么的?”陈东珠又问。

李茂解释说:“草里有一种毒素,如果被人或者食草动物误食了,会产生幻觉,食多了会中毒而亡。飞星的饲料里被掺了少量的草叶子,如果不仔细看就不会被发现。”

“飞星是吃了那什么草的叶子产生了幻觉,所以才发狂的?”陈东珠很惊讶:“那养马的给他吃那玩意干什么,想把它毒死?”

李茂摇头:“落枫仔细查了马的饲料,以前用过的饲料和新进的还没等用的饲料里都没有草,只有你骑马那天,有人专门给飞星的饲料里掺了少量的草。”

听了李茂的话,陈东珠恍然大悟,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是说有人要害我?”

李茂点点头,又怕陈东珠害怕,安慰道:“良娣放心,小王一定会找出真凶,在此之前我会派人保护良娣的安全。”

“你?保护我?”陈东珠忍不住重复一遍,她的脸腾地一下,好热好热,她不自觉得扇了扇,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脸红了。一个大男人说要保护她什么的,她有点害羞了,未免尴尬连忙转过身背对着李茂,装作是跟碧桃说话的样子:“碧桃,你以后注意点,别让人把你家小姐害了啊!”

碧桃立马道:“谁敢害小姐您,奴婢保准跟她拼命。”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最忠心。”陈东珠满意的摸了摸碧桃的脑袋,就像摸自己的小宠物一样。过了一会,陈东珠觉得自己脸不烫了才回过头去又跟李茂说话:“对了,王爷我有个问题。”

“良娣请讲。”

“那天你跟太后说骑马的人是太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应该不单单是想为我解围吧?”陈东珠问道。

闻言,李茂笑笑:“小王那样说,皇祖母必定重视此事,这样一来再查案便容易的多。”

陈东珠嘿嘿笑两声,又挠挠后脑勺:“你这么帮我,我还怪不好意思的。”她跟李茂拱了拱手:“谢谢你啊!”

“良娣客气了,良娣聪慧勇武,巾帼不让须眉,让小王十分钦佩。”李茂顿了顿:“若是能结交良娣这样的朋友,小王实在荣幸。”

“啊哈哈,你太会说话了。”陈东珠心底狂汗,李荇嫌她粗鲁,何斐嫌她彪悍,湘王却说敬佩他,她觉得湘王一定是眼光有问题。而后又觉得,自己这样想是不是太过“妄自菲薄”了,万一湘王真的是眼光好呢……

走时,落枫忍不住低声问李茂:“王爷,您怎么不把凶手的事情跟良娣说呢?”

“还没确定的事说了有什么用,叫她瞎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