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救美

李荇顶着一只青紫的眼睛,觉得没脸见人,心烦意乱。小起子公公忙要请御太医来给太子看伤,李荇大叫:“不许!”若是被太医院的人知道了,那还了得,他今后怎么在这宫里混。

太子殿下烦闷,小起公公想要为其分忧,想了许久,对太子道:“殿下,奴才家乡里有个可以消肿的土方子。”

“说来听听。”李荇摸了摸自己的眼眶,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

小起公公竖起一根手指:“需要用到土豆。”

“土豆?是我们吃的那种土豆?”李荇觉得小起公公说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没听说过能吃的土豆还能当药用的。

小起公公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把生土豆切成薄片敷在伤处就可以祛瘀消肿。”

“真有这么神奇?”李荇不信。

小起公公又道:“奴才小时候哭肿了眼睛,我娘亲就是用这个法子给我的眼睛消肿的。”

“且拿来试试。”李荇砸吧两下嘴,小起公公得令,立即去膳房拿了个生土豆,没两下切成薄片给李荇敷在左眼和脸颊上了。新切出来的土豆片凉凉的湿湿的,敷在肿胀的伤处舒服极了,李荇忍不住闭起眼睛来。

太子妃身边的绡儿眼睛完全落在李荇的身上,时时刻刻卯足劲为自家主子争宠。她见小起公公单拿了一颗土豆回来,特别好奇的跟上去偷看,一看不要紧,发现太子的脸上受伤了,伤的还很严重。

绡儿回了屋子里赶紧把门关起来,太子妃董桥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干嘛这么慌慌张张的。”

“娘娘,太子殿下受伤了。”绡儿凑到董桥的耳边,说话声音低低的,生怕隔墙有耳:“是陈良娣打的。”

“哦?”董桥忍不住看了一眼绡儿,沉思许久道:“绡儿该赏,这个消息探的极好。”

◆x◇x◆x◇x◆x◇x◆x◇x◆x◇x◆x◇x◆x◇x◆x◇x◆x◇x◆x◇x◆x◇x◆

陈东珠坠马时坠入一个坚硬的怀抱中,那人喊了一声“小心”,随即抱着她在地上旋了几旋,缓冲之后这才停住。陈东珠睁开眼睛,看到李茂硬朗的下巴,才刚那么一旋,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脑子里浑浑噩噩的,还没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李茂已经松手,将她稳稳的撂在地上了。

“多谢湘王殿下。”陈东珠蹲了蹲身,郑重的跟湘王道谢,刚才若不是他出手相救,她一定坠马在被马踩上一脚,她第一次坠马就摔断了腿,这次也一定伤的不轻。只是湘王不好好在母妃的寝宫待着,是怎么想着要来马场的呢,陈东珠下意识的开口,问完以后才觉得这样做不妥。这个湘王是将来要跟李荇挣皇位的人,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结局,就应该先站队表明自己的立场,无论如何陈家要站在太子这边,免得最后他当了皇帝再来“秋后算账”。

“我来找太子,途经此地,见弟妹遇到了危险,便忍不住出手……”李茂自然而然的开口回答,说着说着想到刚才救陈东珠时同她有过肌肤之亲,于是一抱拳愧疚的低下头:“是我唐突了。”

陈东珠并不是拘泥小节的人,李茂是为了救她才碰她的,她本不介意却没成想被他给误会了,反倒觉得怪尴尬的,不自觉得咧了咧嘴。陈东珠忽听御马官从远处跑来,那御马官刚看见飞星发了狂将良娣甩下马来,吓得心脏都快要挑出嗓子眼儿了。他气喘吁吁的窜到陈东珠的跟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抵在泥土中不敢抬起来,嘴里一个劲儿的念叨着“奴才死罪”之类的。陈东珠最讨厌这些奴才犯了点错,动不动就要求死之类的碎碎念,说的好像他们真不怕死一样,若她顺了他“心意”赐他个死罪,他又该哭天抢地的求饶了。

李茂呵斥御马官:“你真该死,若是良娣受伤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陈东珠闻言,忍不住看了看李茂,他干嘛这么激动,一副很关心她的模样。

那御马官跪在地上,一脸愧疚,听到湘王斥责自己便狠狠地在自己的脸上扇了几下:“奴才真是该死,真是该死,良娣娘娘要骑没有驯服的马,奴才应该冒死拦着才是。”

见御马官为自己辩解,李茂不禁一声冷笑,好个狗奴才,竟将罪责全都推到良娣的身上了,感情她坠马是活该,谁叫她偏要骑烈马?李茂只觉得这宫中的奴才各个奴颜婢膝,看似可怜实则奸诈无比,懒得再与他们多言,只道良娣坠马不是小事情,需速速彻查。

御马官低头叩首:“奴才定当仔细查办,给娘娘跟殿下一个交代。”

李茂咧嘴,讽刺的笑:“我没说你。落枫,你将此事查清,始作俑者,绝不姑息。”

“属下遵命。”

陈东珠这才注意到李茂身后还藏着一人,他穿着的黑色劲装上镶了红边,她分不清是哪里的服制,总归不像是宫里的人。那名叫落枫的男人目光犀利,脸上皮肤粗糙,坑坑洼洼有些痘子,左眼下眼皮处有一个凹坑,像是曾经出过水痘留下的疤痕。陈东珠觉得这样盯着一个脸上有缺陷的人使劲看很不礼貌,不自觉得错开视线,稍微一低头时,那人已经闪身消失不见了,她这才觉得或许那人一直藏在暗中,是李茂召唤一声才跳出来的。

御马官被晾在一边,脸上的表情讪讪的。

眼见马是骑不成了,陈东珠只得败兴而归,往明珠阁走的时候,恰恰跟要去找太子的李茂顺了路。她一路上没再说话,跟李茂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心里却觉得这样实在是太尴尬了,刚刚还跟他说过话,如果现在装作没看见他的样子是不是太做作了。她也想提快步子把他彻底甩掉,可是那男人很奇怪,她快他亦加快步伐,像块牛皮糖一样,总是不远不近的吊在她身后。

“娘娘武艺过人且善骑射,真是女中豪杰。”李茂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把专心致志想要甩掉他的陈东珠给吓了一跳,她觉得最近这几日自己受惊吓的频率着实大了些,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这种感觉实在是很不喜欢。

陈东珠回头看了李茂一眼,心里想着你个王室斗争的失败者,我可不跟你站队,对他说话客气疏离:“湘王谬赞,我只不过是粗陋之人。”陈东珠有点想笑,李荇总骂她粗鲁,她一直不愿意承认,如今却是笑盈盈的对李茂说自己是个粗陋之人,真是太可笑了。

“哎?”湘王似是不赞同陈东珠的话:“陈大将军战功显赫,为我大齐立下汗马功劳,娘娘为大将军掌上明珠,亦传承了将军风采一二。”

陈东珠被人夸得有点轻飘飘,她就说嘛虎父无犬女啊,她怎么会给她爹丢人呢。她心里美滋滋的嘴上却不敢说出来,只微微上翘的嘴角出卖了她,李茂看出她心思也不说破。陈东珠正一个人偷笑,又听李茂道:“陈大人亦是少年英才,小王久仰其名,不曾一见实在遗憾。”

这下陈东珠笑不出来了,她哥现在还没继承老子的衣钵,只是个小小羽林中郎,怎的就入了湘王法眼,且湘王的意思是叫她给他和她老哥牵个线?上一世陈旷修就是跟着湘王一起造反才被杀死的,陈东珠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为保安全,她一定不能叫哥哥跟湘王认识了。于是对湘王说:“湘王殿下抬爱,我哥只是从四品小武官,何来大名。”

为了逢迎陈东珠,湘王眼中也带了意思笑意,陈东珠觉得他下巴上的那道刀疤看上去也更加柔和了,只听湘王说:“陈大人前途不可限量。”

陈东珠最怕人说话拐弯抹角的了,一时词穷,不知该如何接口了,只嘿嘿笑着跟湘王打哈哈,嘴里不断地重复着:“哪里,哪里。”

李荇远远走过,就看到陈东珠跟三个面对面站着使劲的笑,他心里这个气啊,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对他就是横眉竖目,隔三差五的就拳脚相加,对着旁的男人就是眉开眼笑,过分!他特想冲过去揪着陈东珠的耳朵狠狠地骂她不守妇道,可是一想到自己脸上挂彩还贴着土豆,忍了忍,决定先不理会那二人,改天再收拾那个野熊一般的女子。

可是,李茂洞察力敏锐,一下子看到了李荇。李荇来不及躲,连忙抬袖挡脸,扔掉了贴在脸上的土豆。

“太子的脸怎么了?”李荇敷了土豆之后脸上的瘀肿确有消除,已经不似先前那般恐怖了,但仍带点淡淡的痕迹。陈东珠尴尬的摸摸鼻子,她总是跟李荇动手不假,但不想叫别人知道他们是这般相处的,太子身份尊贵,她如此已经是大大的不敬,若是叫有心之人传到了极其宠溺孙子的太后耳中,她就要小命不保了。

“我前阵子不小心自己弄伤了。”李荇掩饰,李茂晚宴上见他时还没看见淤青,这会他的脸就破了相了,稍微一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道关于良娣跟太子不合的传言果真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