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章湘王

大齐西北绝域,一队人马借着月光在茫茫黄沙中前行。忽的从四周的沙石间窜出数十个身影,他们身着黑衣面覆黑巾,与浓浓的夜色融为一体,一声号令之后,黑衣人举刀朝着那行进的一队人马杀去,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是队伍中骑在高头大马上为首的那人。

黑衣人身法矫捷,具是暗杀高手。

马队被无形无影的刺客冲散,骏马嘶鸣一声,忽听有人大喊:“保护殿下!”电光火石之间,黑衣人已经得手,长刀刺进目标男子的胸腔。

被刺伤的男人紧咬牙关,没有吭出一声,想必是性格坚韧之人。他忍住剧痛,就势一滚翻身下马,躲开又一道袭来的利刃。刺客见男子堕马,立即围追上来,明晃晃的利刃将男子完全包围,身后马嘶不断,那名男子的属下正与其余刺客缠斗,想方设法突围。

男子猛地下蹲,右腿伸直笔直的在地上一划,激起黄沙无数,迷了刺客的眼睛。他借此空档,以拳出击,攻在一名刺客的面上,将那人掀翻在地,突破出一缺口迅速与大队人马汇合。不成想,眼看得手之际,大腿后侧中刀,身子猛地向右侧歪去摔倒在地。男子从沙丘上急速滚落,不一会便消失在夜色中,待下属杀退敌人时,已然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

明珠阁封禁的大门再次开启,小起公公点头哈腰的走进来,陈东珠放下手里绣了一大半的“五骏图”,直愣愣的站在地上:“这是什么风把咱们起公公给吹来啦?”

小起公公跟陈东珠唱声喏,摆一摆手,身后跟着的宫女捧着金银首饰和衣饰鞋袜鱼贯而入,陈东珠不解:“小起公公,这是?”

小起子咧嘴笑道:“良娣娘娘,三殿下在都述职,陛下备了晚宴,皇后娘娘便赏了这些东西叫奴才给送来。皇后娘娘还说了,从今往后哇,咱们明珠阁就解了禁了,您行动恢复自由,要奴才觉着,这皇后娘娘是真疼您呐。”

“多谢皇后娘娘,有劳起公公了。”陈东珠满心欢喜,随即唤碧桃:“还不快来把东西收着!”

碧桃答应一声,跟几个宫女接了小起公公带来的赏赐收到屋里头,她们小姐重获自由,她是打心底里高兴,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

既然有晚宴,碧桃便为陈东珠仔细的沐浴梳妆一番,穿的就是皇后娘娘赏的新衣裳。

陈东珠老老实实的坐在镜台前叫碧桃给她捯饬头发,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回来述职的三殿下李茂。他生母是德妃,聪慧勇武,只因大齐储君之位传嫡不传贤,他十二岁被封湘王,十九岁被任命为征西大将军,帅军驻守西北边境荣城。

上一世陈东珠对那位湘王殿下最初的印象才始于她被锁秋梧宫中,哥哥与太子反目,助湘王起兵而反。皇帝陛下给李茂封王,又将他远调西北,怕的便是他有不臣之心。当初太子兵陷荣城,湘王殿下非但不帮,还落井下石参了李荇一本,告他贪功冒进延误军机,如此看来,皇帝陛下深谋远虑,对李茂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上一世中陈东珠为太子妃时,湘王在秋狝时才回皇都,与众皇子一道参加狩猎,拔了个头筹之后便草草回荣成去了,她未与他正面接触过。如今秋狝未到,他倒是先回来了,皇帝陛下竟还特意为他接风洗尘,如此看来这一世与上一世竟是不同了,且皇帝对湘王殿下的态度亦不像上一世中那般忌惮。

陈东珠眉头紧锁,不知是不是她重生了,导致这一世与上一世事件的发展竟是不同了。

晚宴时陈东珠整装待发,同太子妃一左一右跟在李荇身后,见到湘王时,二人依次福了福身子行礼。湘王拍了拍李荇的肩膀,兄弟二人几年没见面,各自寒暄。陈东珠微微低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打量着湘王,他长得同德妃有五六分相似,眉眼间带着几分秀气,只军旅生涯给他的肌肤镀上了一层古铜,下巴上没有胡茬,却横着一条细小的刀疤,他身材高大魁梧,足足比原本身量就不矮的李荇高出了半个脑袋,让别人同他说话时不得不仰视着他。不知是不是错觉,陈东珠觉得这个湘王说话间,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她跟太子妃之间徘徊。

大齐以右为尊,落座时,太子妃坐在李荇的右侧,陈东珠坐在左侧。而太子是个左撇子,吃饭时总跟坐在左边的陈东珠“打架”,陈东珠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踹了他一脚,那一脚踹的很疼,李荇忍不住白了陈东珠一眼,小声跟她嘀咕一句:“你干什么!”

陈东珠歪嘴哼了一声。

这是自明珠阁被禁以来李荇第一次跟陈东珠正面接触,他有个把月没见她,却不敢忘了她是个什么脾气:“我警告你别乱来。”

陈东珠见他跟自己说话凶巴巴的,心里也恼了,她讨厌他,才不想惯着他的臭毛病,又是踹了一脚。李荇大怒,青着脸撂了筷子。

湘王听见掷筷之声朝李荇看去:“太子吃完了吗?”

李荇好面子的笑笑:“三哥回来,我高兴。”

湘王闻言,当即敬了李荇一杯酒。陈东珠坐在一边,替李荇记着,提醒他还剩下两杯的“量”,免得他在文武百官面前醉酒失态。

湘王似乎注意到陈东珠跟太子殿下之间的小动作,脸上露出一个了然的很是微妙的笑容,随即举起了酒杯,这一杯酒是想敬陈东珠的。

太子妃董桥见状,脸上的表情立刻不那么好看了。自古以来尊卑有序,她为妻,陈东珠为妾,湘王这个做兄长的,初次与两位弟妹相见,竟是先对地位低下的妾室端起了酒杯,且不论是否乱了秩序,眼中对太子妃的轻视却是了然的。

眼见湘王对自己举杯,陈东珠也是愣了一愣,紧接着听见李茂开口道:“小王敬太子妃一杯酒。”

陈东珠不敢置信的抬头看了看李茂,眼中惊讶神色明了,差一点就要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他了,他唤她太子妃?

这下董桥的脸确实铁青了。

“三哥,这位是陈良娣,这位才是太子妃。”李荇不自觉得挑了挑眉毛,湘王是存心找茬还是真的认错了人?

听了李荇的话,李茂脸上也闪现出惊讶的神色,他立即整顿心神,爽朗的笑了两声,跟太子妃好好地陪个不是,未免陈东珠尴尬,到不敢称“眼拙”,只说是自己的过错,豪饮了三大杯酒,请弟妹原谅。

太子妃忙称“不敢当”,也轻抿了口酒水。

陈东珠莫不清楚状况,才刚四人见面时,李荇并未正式介绍她们,但他妻妾不多,湘王殿下理应根据她们的衣着装扮猜测出谁才是那个“更加尊贵”的太子妃来,他是根据什么自然而然的认为她才是太子妃的。

湘王敬完太子妃又敬了陈东珠一杯,陈东珠性子爽朗,素来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毫不犹豫的将杯中酒水给干了,喝酒的模样比李荇还敞亮,叫同样豪爽的湘王很是赞赏。他大笑两声,正要称一声“女中豪杰”,却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湘王低头咳嗽不止,随从立即递来帕子,陈东珠看他擦嘴的模样,觉得那雪白的帕子上似乎会有血迹,忽的担心那湘王不会是得了痨病吧,她可得坐的远点,别被传染了。

“三哥,你身子不舒服?”李荇皱眉。

李茂抿了抿嘴:“回来的路上出了点小状况,并无大碍。”

听他这么一说,李荇更加紧张了:“到底发生何事!”

“你怕什么,我现在不是好好地吗。”李茂摊了摊手,没成想稍微一动作又咳了几声,手捂住胸口才好些。

“三哥,你受伤了?”李荇表情凝重。他关心湘王的样子不似作假,陈东珠冷眼看着他们兄友弟恭的样子。湘王造反被俘,新帝将其处以凌迟之邢,王妃、世子以及湘王党羽一并斩首示众,株连多人。若不是重生一次,打死她也猜不到他们兄弟日后反目杀个你死我活的样子。

李茂笑笑,还是将自己受伤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他回京途中,曾在沙鸡营附近的荒漠中遭到刺客暗杀,他胸口大腿处中刀,与大队人马失散。后来被当地的农妇所救,因不知是否还存有追兵,他不敢贸然公开身份,数日之后才与前来寻他的大队人马汇合。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李荇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行刺大齐帝国骁勇善战的湘王殿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又问:“三哥,你的伤可请太医瞧过了?”

“回来时请太医院的章太医瞧过了,并无大碍。”李茂战斗中竭力避开要害,加之常年习武身强体健,几处刀伤与他而言并不成大问题。

李荇问他:“三哥可曾禀明父皇,如此穷凶极恶之人必当严惩。”

李茂点点头:“我本来不欲叫父皇担心,只母亲见我受伤心疼,才不顾阻拦将这一切告诉了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