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章禁足

李荇来不及回东宫,径直到太后她老人家的寝宫去请安,陈东珠亦步亦趋的跟在李荇身后,敛首低眉,收起平日里鲁莽嚣张的模样。

“孙儿(孙媳)给皇祖母请安。”李荇和陈东珠纷纷下跪。

“荇儿快起来,到皇祖母跟前来。”皇太后忙叫李荇起身,却没叫陈东珠起来。李荇走到皇太后身边去,陈东珠却依旧直挺挺的跪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皇太后已有八十高寿,鬓发斑白,嘴里牙齿稀疏,说话有些吐字不清。时间在每个人面前都是公平的,并没有给谁以优待,纵使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她也不过是个富贵的老太婆罢了,她有着寻常老人家一样的对子孙的宠溺和性格中的小固执。

陈东珠挺直脊背,稳稳地跪着,她活了两辈子,太知道太后她老人家的矫情了。跪下请安时,她一定要身形挺拔,稳如磐石,若是太后没叫她起来,她擅自动了,她老人家便会说她短了规矩,定要重重的责罚,不光惩罚她一个人,还要顺带着贬损一下她娘,说她今日的粗鲁愚钝,皆是由一个同样粗鲁愚钝的娘亲造成的。

太后把李荇拉到自己的怀中,不管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仍像他小时候那样抱着他。在她眼中他永远是孩子,是她从小到大呵护在手心儿里的宝贝孙儿:“哎呦,祖母瞧着你都瘦了。”太后用满是皱纹却带着珐琅鎏金扳指的手掌抚摸着李荇的脸颊,其实她眼花的厉害,瞅不清楚近旁的人来,只觉得他在宫外病了一场,他那身子骨娇贵着呢,又怎能不瘦呢。她眼角的余光埋怨的瞟过在远处跪着的陈东珠,倒是将她的一举一动看的真切。

李荇轻轻的从祖母的怀中挣脱出来,反握住她老人家的手掌,她的手瘦小的如孩童手掌一般,皮肤光滑却是松弛而布满褶皱。太后的手掌微微发凉,不似年轻人那般温热,仿佛昭示着她的衰老垂暮,生命如同即将熄灭的烛火一般微弱。李荇忍不住握紧她的手:“孙儿不好,让您老人家担心了。”

太后弯起眼睛,她的孙子还是那么懂事听话,她看着李荇满眼的宠溺与喜欢。祖孙俩又聊了许久,直至太后身子乏了,有些坐不住了,李荇这才告辞,陈东珠跟着一并告退。她不知道跪了多久,只知道自己这一直坚持下来,凭的全是毅力。起身时,她膝头酸痛,人忍不住颤了颤,幸而碧桃扶了一把,她才没有摔倒。

回东宫时,李荇说他想走走,叫小起子公公把步辇给撤了。陈东珠狠狠瞪了她一眼,他是存心跟她作对吗?

李荇摊了摊手,故意装作看不懂的模样:“怎么,你跪了那么久,不想活动活动筋骨吗?”

陈东珠气结。

东宫里,太子妃的丫鬟绡儿听说殿下回宫,一早在门口候着,等了许久也不见太子爷回来。她在门口站一会,再去屋里跟太子妃报个信儿,如此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绡儿等的心焦,钻回屋里,见太子妃正坐在镜台前,仍穿着早上那件素淡的水绿色裙子,乌黑的长发松散的挽着,只别了两支素银钗子。她急的直跺脚:“娘娘,您怎么还不拾掇拾掇,应该打扮成最美的样子给太子殿下看啊。”

董桥脸上表情淡淡的,顺手将父亲寄过来的信递到烛火上烧掉,信中说太子出宫数日,是跟良娣一同住在将军府中。寥寥数语,却叫董桥的心如坠冰窟,那冰冷的感觉将她心中最后一丝的温暖熄灭,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如同燃尽的蜡烛,对丈夫的那一份鄙薄的爱情就在这一次次的失望中消磨殆尽了。从此以后,她不悲不喜,不会再被他牵动一丝情绪,她只要顺着庞大家族的欲/望,问鼎权利的高峰。

“娘娘?”绡儿唤了董桥一声。

“本不是他心尖子上的人,打扮的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即便如此,董桥还是拿起梳子拢了拢头发,将乌黑的发盘的一丝不苟,仪容不整便是对太子的无礼,她虽不爱他,但却不能失去他的宠爱。比之从前,她更要百般讨好太子才行。

小起公公唱喏,绡儿跟董桥出门跪迎。

俯身跪拜时,绡儿见太子跟良娣手挽着手进院里,心里顿时打翻了醋瓶子,替她们家娘娘叫屈。这太子殿下明明是气着走的,走之前说好了要还她们主仆一个公道,太子殿下找良娣兴师问罪,这罪问着问着,怎么就问的“郎情妾意”了。

陈东珠腿酸走不动路,李荇又撤了辇,于是这一路上太子就在陈东珠的威逼之下,硬生生将她给搀回来了。回到东宫,李荇迫不及待的甩开陈东珠的手,亲自去将太子妃扶起来,对太子妃极尽温柔,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做给陈东珠看的,他就知道女人没有不善妒的,他想把她给气死,可陈东珠脸上并没有什么大悲大喜,反倒叫他憋闷,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殿下叫臣妾好等啊。”董桥长睫低垂,说话的时候不去看太子的眼睛,仿佛夫妻之间相敬如宾。

绡儿见状,撅起小嘴,有些委屈的道:“殿下叫娘娘好生等待,却不知我们娘娘多么思念您,夜里睡不着觉,白天就一个人流眼泪,眼睛都快哭坏了。”

太子闻言细看董桥脸色,不知是不是被绡儿诱导,心里作用所致,亦觉得太子妃看上去有些憔悴,他本是惜花之人,心里内疚自不必说。董桥被太子盯得有些羞赧,微微别过头去,柔声说道:“臣妾听说殿下前些日子饮食不当抱恙在身,殿下如今可是好了?”

一提到自己“生病”的事情,李荇有些尴尬,含糊应对。董桥也没有心思细问,此事便就此揭过,她只说:“殿下安好臣妾便知足了。”

绡儿插嘴:“我们娘娘是真心惦记着殿下,只要殿下一切安好,娘娘的委屈便也不是委屈了。”

李荇有些恼了,这个绡儿丫头很聒噪,他忍不住横了她一眼,把她吓得禁了声。却也因这绡儿的话才想起来,他此前出宫是为了干什么的。

◆x◇x◆x◇x◆x◇x◆x◇x◆x◇x◆x◇x◆x◇x◆x◇x◆x◇x◆x◇x◆

“陈良娣对太子妃不敬,禁足于明珠阁思过,没有命令不得解禁。”小起公公传完太子口谕,立即灰溜溜的往外跑,脚丫子刚迈出明珠阁的门槛,就听身后响起了摔东西的声音。陈良娣脾气太过暴躁,他就晓得传了这道口谕后一定不消停,这不他跑就跑对了,万一跑慢了那茶杯子说不定就砸到他脑门子上了。

其后陈东珠被禁足于明珠阁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李荇亦不见她,仿佛将她彻底遗忘。

陈东珠后背上的伤口拆线时,还是碧桃给小起公公使了银钱,这才叫他跟太子殿下提了一嘴,于是御太医到了明珠阁来,给陈东珠看诊。她身体康健,伤口恢复的很好,虽然留了伤疤……

陈东珠跟李荇怄气,跟他见面也不服软,李荇依旧不提解禁之事,陈东珠便倔强的挺着。事实上她快要被平淡如水的日子给逼疯了。

最后她索性拿起绣花针来,跟碧桃学女红。描花样时,她觉得碧桃描的那些花啊蝶啊的太俗气了,十个女孩子绣花,其中有六个人得绣牡丹,还有四个绣的是鸳鸯,一点新意都没有,最后她搜肠刮肚想了半天,描了个五匹奔腾骏马的图案,美其名曰“五骏图”。

“小姐,您是初学,还是选个简单点的图样吧。”碧桃知道自家小姐没什么耐心,且不说她初学女红技艺如何,单她描的那五骏图对针法颇考量,最后能不能绣成就是一回事了。

陈东珠摆摆手,她要绣花就绣个可心的,她觉得这玩意太耗心血,也许绣这一次,以后就不会再碰它第二次了。

事情果真不出碧桃所料,陈东珠用了七日,连个囫囵马腿都没绣出来,又过了半月,她针法熟练了些,总归是绣出了半个马身。陈东珠看着描出来的神态各异的马匹,半个马身耗时一月有余,她还剩下四匹半的马,估摸着是五六个月的工程呢。她觉着绣五匹实在是太难了,不如绣三匹吧,可这“五骏图”已经命名了,再改成“仨骏图”简直难听极了,她想了很久,忽的灵光一闪,提笔在一匹马的肚子上描了描,把那匹马身画的臃肿了些,其后又对另外一匹如法炮制。

晚上碧桃回来的时候,见陈东珠的图样变了,五匹骏马变成了一匹骏马和两匹“肥马”,跟小姐打趣道:“小姐,这是怎么了,您怎么把马给绣胖了?还有啊,这怎么好好地少了两匹马?”

陈东珠抢回自己图样:“你懂什么!”她指了指其中一匹身材臃肿的马道:“这匹怀孕了。”又指了指另一匹道:“这匹也是怀孕的,它们肚里各有一匹小马驹。所以还是五匹马,还是五骏图,你可别冤枉我啊。”

“……”碧桃无语。

陈东珠被解禁是在九月底,湘王回京述职,圣上宫中设宴,陈东珠为太子妻妾之一,应当到场,且太子是个好面子的人,在人前表现的“夫妻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