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章缝针

陈旷修对李荇端了酒杯,陈东珠大惊失色,按住兄长的手腕:“哥哥,你忘了吗,李、太子殿下不善饮酒。”

李荇喜欢喝酒,酒量却不好,酒品也是叫人不敢恭维。陈东珠重生以来,跟他第一次见面便是在他喝醉酒的时候,他错把她当成了陈旷修,他被她狠揍了一度。宴席上,陈东珠生怕李荇喝醉酒,若是他再“不小心”进错了房间,领回去一个良娣来折磨她,她可真要哭了。

席间有人来向太子敬酒,皆被陈东珠以一种极护短的姿态给挡了。尊卑有序,其他人也不敢有异议。陈东珠不知道大哥这是怎么了,他应该晓得今日的场合,若是把太子灌醉了,叫他酒后撒泼闹开了,那该如何收场。李荇是“三杯倒”的量,之前给母亲祝寿,已经饮了两杯,再来一杯就是极限了。

“陈兄怎么跟我这么客气了。”李荇跟陈旷修是“铁哥们”,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又继续倒酒,豪饮三盏,再说话舌头就捋不直了。

陈旷修接着也饮了一杯:“你该改口了啊,得叫大哥。”

“大哥说的对啊,咱们是一家人了,你说是不是啊,老弟?”李荇喝醉了,跟陈东珠也开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了。陈东珠被那两人吓得瞠大双眸,忍不住拂开李荇的手:“谁是你兄弟啊!”再跟老娘动手动脚,老娘打的你满地找牙。

李荇眼前的人开始重影了,他使劲的揉揉眼睛,看着陈东珠蹙眉的模样,忽然觉得这个女人看着没那么可恶了好像,酒真是个好东西,他一喝酒就感觉这个世界暖洋洋的,所有人看着都那么舒坦。他拍拍陈东珠的肩膀,寻思如果她一直看上去这么可爱,他也可以凑合着收了她,看在陈旷修的面子上就不跟她和离了。他把脸凑到陈东珠的近旁,在她耳边呵着酒气:“对,你不能是老弟,你是我的良娣。”

“我去你大爷的。”陈东珠暴怒,她早警告过他别跟她动手动脚的,可这厮就是如此蹬鼻子上脸,她拽住李荇搭在她肩膀上的手,一个过肩摔将他撂倒。杯盏落地之声琳琅,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尖叫,陈东珠猛地清醒过来,她盛怒之下竟是如此失态,若是当众打了太子被传出去,不仅仅是她恐怕陈家也不会好过。

太子仰身向后倒去,陈东珠见势不妙,赶忙补救,她立即上前一步,长臂一捞,一只手扳住李荇的肩膀,另一只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肩膀,下一刻太子结结实实的跌进陈东珠的怀里,被她一使蛮力,竟是给打横抱起来了。

李荇仍旧头脑发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与陈东珠面面相觑。

“呀!”有的女眷羞的捂住了眼睛。

“太子,你喝醉了,小心一点,别摔着了。”陈东珠不自觉得舔了舔嘴唇,她听见自己干巴巴的声音,用眼角的余光扫到父亲的脸,他表情严肃,整张脸紧绷着,她今日确实是太丢脸了,父亲一定被她气得不轻。

“有血!”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陈东珠这才看到顺着她衣袖往下流淌的血滴,她忽然感到背上撕裂一般的疼痛。为了抱住李荇,她使了大力,不小心将后背上还没彻底长好的伤口给崩裂了。

“快扶小姐回房。”紫荆反应最快,手脚麻利的张罗起来。经这么一闹,谁也没心思继续吃饭了,宴席草草的结束了。梁月焉扶着陈夫人,眼睛一直盯着李荇晃悠悠的背影。刚才陈东珠一直不让他饮酒,如此看来,这太子殿下真是有趣极了。

陈东珠后背上的伤口撕裂以后,血是流的越来越多,紫荆吓得手抖起来,几位力大的嬷嬷围上来,合力将小姐抱起来,抬进了屋里。陈夫人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乱哄哄的,心神不宁的问梁月焉:“焉儿,东珠的伤不会有事吧?”

“姐姐福气,自会吉人天相。”梁月焉的安慰毫不走心。

老大夫大晚上的被请来,他看看陈俯门口挂着的熟悉的匾额,最近有事没事竟往将军府跑了,他都快成了将军府的御用医生了。

陈旷修担心陈东珠的伤势,拉着醉醺醺的太子忙前忙后,跟着紫荆乱转,一众丫鬟婆子挤在陈东珠的身边,将她的屋子围的水泄不通。大夫来的时候差一点没进去屋子,他急的直跺脚,直呼闲杂人等速速撤离,不要在此耽误病人看病。

紫荆开始“清场”,把不相关的人一并“赶走”。只大少爷半醉了,胡搅蛮缠的,说什么也不肯走,她就叫他老老实实的在门口候着。李荇已经酩酊大醉,见人赶他走,就乖乖的撤退,只是头昏脑涨,路也不认得了,开始在廊上乱转。下人们全都在看陈东珠,一时到没人注意到他。

大夫一看见陈东珠“一片狼藉”的背部,嘴里忍不住叹气:“小姐背上有伤,宜静养,你们怎么还能叫小姐继续练武呢!”

紫荆忍不住脸上发烫,这事说出来真是臊得慌,她们家小姐那伤哪是“练武”练的啊,分明是跟太子爷如胶似漆,恋爱“恋”的啊。

“这事情可开不得玩笑啊!”大夫见紫荆脸上神情怪异,又忍不住嘱咐一句。紫荆正色点头,也埋怨的看了陈东珠一眼,小姐也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

陈东珠趴在床上,她疼的脸色发白,自己不用看就知道后背上惨不忍睹,她跟大夫说:“大夫,我这后背到底是该上药啊还是该包扎啊,您捉紧着点,在晚一步我可要疼死了。”

陈东珠背上的刀伤本就很深,先前勉强包扎上了,没成想这才几天时间又被撕裂,造成了严重的二次伤害,鲜血四溅,这一次恐怕是不得不缝针了。老大夫忍不住嗤笑一声,这陈小姐不过是同他孙女差不多大的年纪,却是他见过的病人中心最大的了,他不禁想看看她知道了自己需要缝针之后的反应,于是故意告诉她:“您的伤现在需要缝针才行。”

“啊?”陈东珠瞠大双眸,不可置信。她不懂医术,生病缝针的事简直闻所未闻,她看那老大夫眼角笑眯眯的,还以为他在跟她开玩笑,于是笑嘻嘻的跟他闲扯:“是不是要用针线把我后背上裂开的伤口缝起来?”

老大夫笑眯眯,点点头。

陈东珠眼珠转了转,又问:“是那种细细的,拿都拿不起来的绣花针吗?”

老大夫仍旧在笑,又点点头。

陈东珠歪着头,看大夫从自己背着的药箱里拿出一块白色的“帕子”,那帕子湿漉漉的,她隐约觉得大夫拿那帕子在她背上擦了擦,过一会她的后背就麻酥酥的,再过一会竟是没有知觉了。大夫问她:“麻了吗?”陈东珠点头,又觉得很神奇,不知那帕子上究竟浸了什么东西,竟然能让她失去知觉,就好像是被封了穴道一样。老大夫从药箱里又取出银亮亮的纤细的缝针来,在火焰上燎了燎,又在陈东珠的眼前晃了晃。陈东珠这下傻了眼:“大夫,您不是开玩笑的?真的要用绣花针在我的背上缝针!”

老大夫正色道:“行医问药救死扶伤,岂能儿戏!”

陈东珠猛地住了嘴,一想到这老大夫要在自己的后背上穿针引线,就像是碧桃平日里绣花那样在她的皮肤上缝来缝去,她就怕呀!她生平第一次认怂了,红着眼圈跟大夫求饶:“您高抬贵手,别在我的背上缝针了。”

老大夫不再理会陈东珠,开始穿针引线,陈东珠瞧着他白花花的发顶,又看看他脸上遍布的皱纹,忽然怀疑这老爷子的眼睛花不花啊,一会下针还能不能瞅准了,万一扎错了地方可怎么办呀。大夫穿完线,捏着针缝了下去。陈东珠听见针尖刺破皮肤的声音,却感觉不到疼痛,这才想起来之前后背上已经没有了知觉,既然不疼,她也就不那么怕了。大夫在她背上缝了二十三针,轻轻的打了个结,随后告诉一旁伺候的紫荆:“七日之后拆线,到时记得去我医馆找我,莫要迟了。”

紫荆走上前来细听差遣,低头一看陈东珠后背上的伤口被黑乎乎的细线缝了起来,就像是一条长长的蜈蚣一般趴在小姐的背上,忍不住一声尖叫。忧心忡忡的问大夫:“您怎么把我们小姐的背医成了这个样子,留下这么大的疤,今后可怎么见人。”

老大夫捋捋胡须:“小姐本来不用缝针不用留疤的,谁叫她如此不小心,如今再不缝针可就会送了命了。”

陈东珠听那二人谈话,一点也不害怕,杀人不过投点地,何况如今伤口缝起来了不用死了。她反倒大大咧咧的安慰起紫荆来:“没事,行侠仗义,谁身上没有个疤。”

“小姐!”紫荆心疼,您又不是男儿,身上留疤算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