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涂鸦

陈东珠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以一个奇异的姿势趴在床上,双手双脚都“自由而奔放”的叉着,有点像个大王八。她动了动,后背上还疼着呢,这才想起那里被人砍了一刀,现在伤已经被包扎起来了,许是上了药的缘故,伤口上有些*辣的。何斐坐在她的床边,默默的看着她,一叠声的叹气。见他那个模样,陈东珠有些想笑,有什么可叹气的。她其实一睁眼时就看着他了,却故意装作没有看见的模样,故意不去理他,一会动动手,一会动动脚。若她动作太大,他就会皱皱眉,但仍旧不说话。他眼里带着莫名的情绪,被陈东珠理解为“苦大仇深”的模样,她笑笑:“别这样看我啊,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掉。”

何斐果不其然又低下头去,沉默了许久,又重新抬头盯着陈东珠,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眉梢,细细打量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他知道自己这样很失礼,但就是忍不住要去看她,好像这样就能看清她是怎么想的,她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救你不过是行侠仗义,若是换了别人,也会那么做。”陈东珠说话总是那样直接。何斐知道她救他真的只是出于骨子里的仗义,可他还是不知不觉的,一点点的喜欢上那个他以为他永远也瞧不上的彪悍女子,可终归是他亲手将她推至那个他双手无法启即的地方,他做了件很蠢的事情。

何斐没有说话,陈东珠也不再说话,她安安静静的趴着,不自觉得又陷入沉睡。她意识模糊,睡睡醒醒,如同海中的一根浮木,偶尔睁眼,瞧着床边上坐着的男人,他下巴尖削皮肤白皙,即便是坐着脊背依旧直挺挺的,一副高傲而养尊处优的模样。她眯缝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噗嗤一声:“何斐,你猜我把你瞧成谁了?”男人没动,等她下文,却听到她说:“我把你看成李荇了。”男人皱起眉头,面色不善:“你没看错,我就是李荇。”

“……”陈东珠语塞,李荇说话带了浓重的鼻音,她一时没听清楚,使劲揉揉眼睛,抠掉粘在眼角上的眼屎,再次确认一遍无误,那苦瓜脸的确是李荇。那何斐呢?于是她又说:“那我之前把你看成何斐了。”

“陈东珠!”李荇咬牙切齿。他来的时候正遇见何斐,看到他那小子便说什么“不便久留”,灰溜溜的跑了,不用想就知道他心里有鬼。

“你喊什么喊!”陈东珠掏掏耳朵,过了一会想到什么,问李荇:“你怎么来了?”

不等他回答又问:“你知道我出宫了?没为难我宫里的那些下人吧?”

“你还有脸说!”连夜出宫一夜未归,还跟男人结伴同行,孤男寡女月黑风高,李荇简直不敢想下去了。其实他一开始根本不知道陈东珠出宫了,是早上的时候太子妃哭哭啼啼的跑到他那去闹,他去明珠阁兴师问罪,这才发现陈东珠已经跑了。

陈东珠出宫时从太子妃寝宫出发,一想到白天“偷听”到的那些话,她肚子里的火就往上拱。于是偷偷摸摸的进了寝殿,想要给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太子妃点教训。董桥是大家闺秀,平日里喜欢习个字描个丹青之类的,陈东珠见她案头上有写了一半的字画,就拿了毛笔沾了黑黑的墨汁,在她的脸上来了个陈氏涂鸦。那个绡儿煽风点火的,也不是好东西,她也不能放过,陈东珠也在她的脸上涂涂写写,想吓唬吓唬这两人,权当给个警告,若是她们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她可就不是用毛笔在她们脸上画画这么简单了。

天一亮绡儿伺候太子妃洗漱,两人睁眼一瞧对方,不约而同的尖叫。

“哎呦我的娘娘,是谁这么缺德啊!”

“绡儿,你的脸……”

听到对方的话,两人又不约而同的伸手抚脸,蹭的一手黑,然后又拔高了音量继续尖叫。董桥先缓过神来:“快拿镜子来!”

绡儿赶忙取镜,中途偷偷照了自己的脸,看到脸上画着个花壳子的大王八。董桥接过镜子一照,气得直发抖,她的一双美目被黑乎乎的墨水给糟蹋了,眼皮上黑黢黢的,光洁的小脸上被点的全是麻子,有一只鼻孔被画大了一圈,嘴角画歪了,扯到左脸蛋上了,而右脸蛋上画着个小号的王八,把她是画的要多丑有多丑。“是、是谁敢如此、如此……”董桥想找几个骂人的词,搜肠刮肚半天,也没想出个合适的词来,她从小接受的是淑女教育,骂人一些粗俗的话可骂不出口啊。

“除了明珠阁那位,还能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绡儿气红了眼圈:“娘娘,我这就去告诉太子殿下,叫他给咱们做主,好好整治整治陈良娣。”

绡儿话音刚落,只听见太子妃又尖叫了一声,循声望去见娘娘颤抖着手指着床帐子,她抬头一看,见床帐子的金钩上挂着一张写了大字的宣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她说的是什么意思?”董桥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绡儿拿着那张纸,看着陈东珠略丑的字迹,歪歪嘴:“这陈良娣当真是草包,字写得竟是这般丑。”

“绡儿,快打水来,我要洗把脸。”董桥的脸被陈东珠画的极丑,她不敢被人瞧见如此狼狈的模样。

绡儿有些犹豫,她们一会是要去找太子爷告状的,若是把脸给洗了那不就没有证据了吗,她跟董桥一说,董桥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她如今才得宠爱,实在不敢在太子面前露丑。

“娘娘,眼下可是叫太子厌恶陈良娣的最好时机。”绡儿说道。

董桥被绡儿说动,一咬牙,丑就丑吧,先扳倒陈良娣再说。她罩了件褙子在头上,遮着脸上的墨汁,跟绡儿互相搀扶着往太子住处走。

一路上,诸多宫女太监对太子妃这“奇装异服”行了注目礼。“看什么!”绡儿忍不住一声呵斥,大家重又低下头,装模作样的忙着自己手里的活计。董桥被大家看的羞愧难当,心里更是恨透了陈东珠。

李荇早上起来正在喝茶,打眼一瞅,看见两个大头娃娃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临到殿门,董桥不忘矮了矮身子给李荇请安,她一低头,头上盖着的褙子掉了下来,在一抬头眼歪嘴斜大鼻孔的模样露了出来,李荇没个防备,“噗”的一声喷了出来。董桥本就脸红的快要滴血,一见李荇这种反应,鼻子一酸哭了出来。

绡儿掀了自己头上的褙子,把画着王八的脸也露了出来,李荇强忍住大笑的冲动,抽着嘴角问这主仆是闹哪一出。董桥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绡儿见状赶紧添油加醋的把陈东珠罪行说一遍。李荇正愁没由头到明珠阁找茬呢,这下太子妃跟绡儿可是帮了他大忙。

“别哭了,爷给你们做主。”李荇大喇喇的站起来,带着人马往明珠阁冲,路上他就开始想了,陈东珠大逆不道以下犯上,冲撞了太子妃,先罚她当院跪着,叫太子妃在她脸上画画,叫她也尝尝被人毁去容貌的滋味。然后再叫嬷嬷掌她的嘴,抽她丫的个天昏地暗,不信她不跪地求饶。

明珠阁大门紧闭,李荇以为陈东珠还没有睡醒,在外面踢了踢门:“死女人,给本宫滚出来。”

碧桃没想到太子一大早就来了,她们家小姐还没回来呢,这可怎么办好。

李荇等了一会,很快就失去耐性,踹开门冲了进来,直奔陈东珠的寝殿,见碧桃说话支支吾吾的,直接喊道:“叫你家主子出来见我!”

“回太子爷的话。”碧桃福了福身子:“良娣娘娘身子不适,还没起身呢。”

“陈东珠,给爷滚出来。”李荇扯脖子喊了一声,见碧桃身后的床上隆起了老大一个包,“陈东珠”整个人缩在被窝里,哆哆嗦嗦的,若是真的身子不适可是病的不轻啊。他欲上前瞧个究竟,推开碧桃走过去,还没等靠近,只见床上那人一掀被子叽里咕噜的滚到地上,不住磕头:“太子殿下饶命,是、是碧桃姐姐叫奴婢假扮良娣娘娘的。”

碧桃见小宫女一下就供出了自己,不禁直扶额。

太子妃身边的绡儿见状,冷着嗓子插上一嘴:“大胆奴婢,竟敢冒充良娣娘娘,还不拖出去斩了。”

李荇回身瞪绡儿一眼,这宫里谁是主子,岂由得这个没眼色的丫头发号施令。

绡儿被太子的一计眼刀横的直哆嗦,在自己的脸上扇了两下:“殿下恕罪,奴婢多嘴了。”

李荇没理会其他人,问碧桃:“陈东珠呢?”

碧桃见事情败露,藏是藏不住了,只好跪下,将主子已经出宫之事和盘托出。闻言,李荇怒极,太子妃见状,借机发难,责备明珠阁的奴才照顾不好自己的主子,要将她们一一发落。碧桃以为在劫难逃,白了一张脸,心里想着,小姐,你我主仆缘尽于此了,奴婢今后恐怕不能继续服侍,只希望小姐福寿安康……

就在碧桃以为自己即将被处死时,小起公公带来了陈廷陆大将军的口信,说是良娣娘娘思母心切,现在人在将军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