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算计

“没错,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拿掉这个孩子。”听了绡儿的提议,董桥迫不及待的附和,她的心因为这个计谋而狂跳不已。

窗外陈东珠大惊失色,她们主仆二人怎么恁得狠心!她以前做太子妃的时候可从不在背后里讨论这些事情,那时候她特喜欢李荇,虽然心思全扑在他的身上,也因为他跟别的女人好而伤心难过,但从来没妒忌过别人,更没想过要害谁。一开始陈东珠还以为这董桥太子妃不过是上一世的她自己,是又一个嫁进深宫的可怜女人罢了,她对她甚至还怀有一丝同情,如今看来,这个太子妃可真不简单啊,竟装了一肚子的算计。

“卑鄙小人!”陈东珠咬牙切齿,肺都要气炸了。她已经忘了要出宫的事情,脑子里乱哄哄的,只剩下一句“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拿掉这个孩子”。

她气哼哼的回到明珠阁,用脚踹开寝殿的大门,把坐在桌前发呆的碧桃吓了一跳,桌上正放着一碗山楂汤,是她走后送来的,都快放凉了。

“小姐,您回来了!”看到陈东珠,碧桃满眼的惊喜,她家小姐没有出去闯祸,她高兴坏了。

“山楂汤!又是山楂汤!”陈东珠一看到山楂汤整个人激动起来,如同一只竖起了浑身尖刺的刺猬。

碧桃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喃喃地说:“小姐,您这是怎么了,以前不是一直喝山楂汤的吗?”

陈东珠气鼓鼓的坐下,碧桃赶忙上来给她挠背,帮她顺气。过了一会,被气着了的陈东珠才缓过劲儿来,她高着嗓子跟碧桃说:“你知不知道有人要害你家小姐啊!”

“谁要害你啊?”说话的是李荇,他依旧围着披风,才刚从宫外回来,一副餐风饮露的模样。因为昨晚一夜没睡,一直蹲在陈俯外面而受了风寒,鼻子不通气,说话的时候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陈东珠转过身去看李荇,也不起身给他行礼问安,其实重生以来她从来没有对他行过礼。她见李荇双手背在身后,眉头微蹙,脸紧绷着,知道这是他生气时的表现。她很纳闷,现在被人算计谋害的人是她,他有什么可气的。又想到上一世里,每当莺莺良娣身子有个不适,或者是不知受了什么人的委屈时,他总是第一个冲进她的寝宫,指着她的鼻子呵斥,叫她管好自己,管好身边的下人。

这回陈东珠决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她抬手指着李荇的鼻子,对他哼道:“我告诉你,你给我管好你的人,不然哪天惹毛了我,我平了你的后宫。”

哎呦我的天!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小起公公吓得后退一步,这良娣娘娘的可真是熊心虎胆啊,从来没有人感指着太子殿下的鼻子啊。

“你、你说什么!”李荇给陈东珠气得直结巴。他没在那庄子里找到平哥,以为自己被陈东珠给耍了,正憋着火呢,一回宫打算直接找陈东珠算账,走到门口时听见她大言不惭的说有人想害她,他就随口那么一问,谁知这该死的女人先跟他叫嚣了,听她说的话,好像他先对不住她一样,于是他问陈东珠:“什么我的人?你说的是谁!”

陈东珠白了李荇一眼,怎么样,被人指着鼻子这样骂不好受吧。她将桌上的山楂汤端了端,李荇见状凑上前去,低头一看不过是碗红色的汤,端起来一闻是一股清香的果酸味,他说:“不过是一碗放凉了的山楂汤而已。”陈东珠挑眉:“你觉得没问题,那你喝啊!我亲耳听见太子妃跟她的宫女绡儿说要往我每天喝的山楂汤里放堕胎药。”

(⊙o⊙)!

小姐,您在说什么啊!碧桃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陈东珠以为她说了太子妃做的腌臜事就是打了太子的脸,谁知太子非但没有感觉到羞愧,反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面带戏谑,伸手戳了戳她的小肚子,讥讽道:“你以为你肚子上长了二两肥膘就是怀孕了吗,你有孩子吗人家就来害你?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蠢吗!”还怀孕,你想得美,本宫看见你就倒胃口。

“你、你、你……”陈东珠气得直哆嗦,他竟然伸手摸她的小肥肚肚,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臊的耳朵尖发烫。

“啊!气死我了!”陈东珠气得发狂,使劲嚎了一嗓子,站起来对李荇就是一顿拳头,只这一次实在是太气了,气得她拳头乱了章法,也没什么力气,打在李荇的身上也没有以前那么疼了。李荇见状不妙,赶忙拔腿开溜,临走不忘替陈东珠好好的关上大门。

他站在门口,听见里面有乒乒乓乓摔东西的声音,想到这个时候陈东珠的脸一定像刚才那样一般,气鼓鼓的,也许她使劲摔东西的时候,腮帮子上的肉还会颤上一颤。“那个傻妞,真是笑死我了。”李荇歪着嘴乐,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子了。

太子爷这是被良娣给逗笑了吗?小起公公看的两眼发直。

李荇见到小起子看自己的模样,猛的收了笑,一张脸重新僵硬起来。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觉得有些尴尬,就好像是被人看到了什么羞于启齿的秘密一样,嘴里“嘁”了一声,扭头离去。

屋里头,陈东珠把手边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碧桃也不敢上去拦,她怕小姐气坏了,想着若是砸东西心里能舒坦一些那就使劲砸吧,这些个东西再金贵也没她们家小姐重要。可陈东珠砸着砸着忽然不动了,她头低垂着,肩膀微微抖动,不一会传来几声吸鼻子的声音。

“小姐,您怎么哭了!”陈东珠怪坚强的,从来不会轻易掉眼泪珠子,碧桃记得小姐从马上摔下来时都没哭,这回却是被太子爷给气哭了。

“碧桃儿,我想回家,我想我娘。”陈东珠张开手臂,哭着搂住碧桃,她自打入宫以来,每夜都会被噩梦惊醒,看着陌生的屋顶,以为自己又回到了萧索的秋梧宫,她又是那个失去了家人孤苦伶仃的可怜女子。

陈东珠哭了好久,嗓子都哭哑了,最后累的睡着了。碧桃看着她睡梦中依旧蹙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模样有些心疼,这宫里真没什么好的,她自己都嫌弃,又何况是从小被老爷夫人娇惯着长大,自由自在惯了的小姐呢,说不想家那是假的。她决定了,若是小姐再想出宫就由着她去吧,她在这给她担着,大不了就是一颗脑袋吗。

傍晚时候,陈东珠被饿醒了,肚子里咕噜噜的叫,她跟碧桃吵着肚子饿。之前传晚膳的时候碧桃见陈东珠睡的正酣,便没打扰他,叫下人给撤了,这会小姐饿了,她就亲自去厨房给小姐做她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陈东珠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跟碧桃商量她的出宫大计。

她还是惦记着不告而别的平哥,所以决定去庄子里看一看。她决定晚上再出去,太子晚上从不来明珠阁,她先伪装成歇息下的模样,然后只要天亮之前回来,外人就一定不会发现她曾离开过。

这个计划很有可行性,得到了碧桃的支持。

入夜以后陈东珠换了身便捷的衣裳,等太子妃歇下以后从太子妃的住处为起点,按照她上一世所走的那条路出发。

陈东珠逾墙而走,并未惊动宫中护卫,她越过几重高高的宫墙就到了皇都最繁华的主干道朱雀大街,此时半夜三更大街上一片寂静,偶尔听到巡夜人的梆子声和若远若近的喊声:“子时三更,平安无事。”

她在街道上跑了几步,更深露重,大晚上的实在是冷的慌,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经过集市的时候,看到白天里小商小贩的摊子都撤了,马市也已经散了,她无处雇马。城郊路远,若是没有个脚力还真是不行。她想到了自家马厩里那匹上好的汗血马胭脂,于是绕了路去了将军府。

因是回自己的娘家,陈东珠到没刻意掩藏,大喇喇的翻进院子,随即被巡夜的护院逮了个正着。那人拿着火把照亮她的脸庞,一看是已经入了宫的小姐,吓得呆了呆,不敢信的使劲的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没睡醒看错了呢,他又仔仔细细的看了几眼,才不确定的唤了声:“小姐?”

“我先把胭脂牵走,一会还回来。”陈东珠急匆匆的撇下一句话,不等那护院回答立刻扭身往马厩里钻,三下两下牵出了那匹汗血宝马。倔强的胭脂认主,早在马场上被陈东珠驯服,这次看到她高兴极了,兴奋的打了个响鼻,使劲儿的甩了甩马鬃。陈东珠翻身上马,一夹马腹,冲出家门。下人们看见原本应在宫里的小姐回家“偷走”了胭脂马,不知如何是好,请了管事的禀报了老爷夫人来拿主意。

此时此刻城郊庄院里的下人已经换了一批,曾经照顾过平哥的吴妈因为庄子里“遭贼”而受了惊吓,告假回家休养去了。陈东珠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个陌生的面孔,问起平哥的事情,那些人一无所知。现在她也是无计可施了,纵使再惦记平哥也是心有余力不足了,只能期盼她一路平安,能够去往一个她自己喜欢的地方,安安稳稳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