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四章救人

陈旷修以个人名义邀请何斐来自家的画舫上下棋,何斐上船时才发现船上还有陈小姐。

事实上这次“下棋”是陈旷修有意安排,他想给陈东珠和何斐制造单独见面的机会,好让她对何斐使一下“美人计”,促成这一桩姻缘。于是下了一盘棋之后,陈旷修寻个由头中途离开了,画舫上还有下人在伺候着,且自家妹子武艺超群,他实在是不担心会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陈东珠斜倚着美人靠,何斐坐在她斜对面,她眼角的余光时不时偷偷的瞟向何斐,与他这样单独相处,她忽然有些紧张,直攥手里的帕子。何斐似是察觉到了偷窥自己的目光,不自觉得蹙起了眉头,这种感觉有点不妙啊。陈东珠只好将眼睛移向碧波翻滚的湖面,觉得这碧水湖果真是名不虚传,湖光水色美妙之极,此时此刻若是赋诗一首,真是妙哉。

“啊!”陈东珠轻轻感叹一声,正要张口,发现自己一时词穷,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个什么好句子来。她幼时习武,书是读的少了点,暂时还不会写诗,若是要硬背上一首也是可以的,但脑海中盘旋的都是“床前明月光”,未免在饱读诗书的何斐面前丢人,最终她还是放弃了作诗的想法。

但何斐已经被陈东珠之前那不大不小的一声“啊”吸引了注意,他用一种谦谦君子的目光,非常“婉约”的打量着陈东珠,仿佛在等她的下文。“唉,真是没劲。”陈东珠尴尬的不得了,心里抱怨一声,索性转过身去,背对着何斐不去看他,“专心致志”的欣赏起湖景来。

就在这时安静的湖面上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陈东珠循声望去,见那声音是从附近的另一艘船上飘来的。几个大男人在高声说话,期间夹杂着女子的尖叫声,接下来的一幕让陈东珠感觉到惊讶,那几个男人猝不及防的将船上的女子扔进了湖中。碧绿的湖面上激起一圈一圈涟漪,女子在水中挣扎,苦苦哀求:“救命,我不会游泳,救命啊!”

“真是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何斐见状义愤填膺,就在他为那女子感到不平时,陈东珠已经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丫鬟碧桃听到水声赶来,却看到自家小姐跳进了湖里,急的直跺脚,不禁埋怨起何斐来:“何公子,我们家小姐要跳湖您倒是拦着点啊,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可叫我怎么办啊!”“对不起。”何斐语塞,陈小姐动作太快,他想拦也拦不住啊。

旁边画舫上的男人见状不禁对陈东珠吹起了口哨,一些人还涎皮的笑着:“呦,这又是哪里来的小娘子啊!”

陈东珠游向在水中挣扎的女子,那女子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手脚并用的攀在陈东珠的身上。陈东珠被那女子紧紧的搂着,动弹不得,她这时才发现救落水的人比想象中的难多了。画舫上的家丁见大小姐跳进湖里了,哪还敢继续坐在船上,纷纷入水救人,不一会五六个健硕的家丁游向陈东珠,把她跟那落水的女子一并救了起来。

陈东珠呛了好几口水,身上的衣服也湿了,被风一吹冻得直哆嗦,碧桃赶忙拿了毯子给她擦干身上的水,嘴里嘟嘟囔囔的说:“我的小姐,救人也不是您这么个救法啊,您可得想想一命换一命值当不值当。”被救上来的女子听碧桃这么一说,见陈东珠的衣着不俗又是在这么大一艘画舫上,只觉得她应当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愧疚难当。又瞧见碧桃拿来给她穿的干衣物具是华贵非常,也不敢穿在身上。湿着身子跪在地上给陈东珠磕头,陈东珠见她这副模样连忙把她搀扶起来,安慰道:“我家小婢不懂规矩,姑娘可不要生她的气。”

被救的女子连忙否认:“小姐救命之恩平哥感激还来不及。”一听这话陈东珠放了心:“姑娘与我身量相似,如果不嫌弃的话,委屈你穿一下我的旧衣物可好。”

“不敢当,不敢当,真是折煞小女子了。”自称是平哥的女子对陈东珠福了福身子,态度很是谦卑。

平哥说自己是春风馆的姑娘,因为擅长一手琵琶便与妈妈约定做个清官,卖艺不卖身。她今日被几位公子包身,叫出来到画舫上弹琴,谁知一曲还未弹奏完毕,那为首的秦公子对她欲行不轨。她奋力抗争,秦公子却说她的初夜被春风馆的鸨母以一两银子卖了出去。想不到老鸨子出尔反尔,她又惊又怒,宁死不从。后来就有了陈东珠先前看见的那一幕,几位公子不满平哥的忤逆,合起伙来将她扔进了碧水湖里。

两人几番交心,陈东珠对平哥的身世打抱不平,就在这时碧桃慌张的跑来:“小姐,那些人把船靠了过来,说是来要人的。”原来附近画舫上的几位公子瞧着陈东珠姿色非常,便想上来讨个便宜。

“行啊,我不去找他们,他们倒是自己贴上来了。”陈东珠挽了挽袖子,碧桃一瞧见小姐这个模样就知道她是要打架了,连在旁边劝着:“我的小姐,那几位公子看着衣着不俗,应是有些背景的,您下手可轻着点,免得惹了麻烦。”

“陈小姐,您对平哥的救命之恩,平哥感激非常。只是奴家实在不忍心连累小姐,不如您就放我去吧。”平哥知道那几位公子具是难缠的,怕陈东珠吃亏。

“这你不用操心。”陈东珠按了按平哥的手:“你就跟碧桃在这里间待着,外面的事我来应付。”说着笑道:“这天底下只有我叫别人吃亏的事儿,没有别人叫我吃亏的。”说罢大步的走了出去。

陈东珠走到甲板上,见何斐帅一众家丁站在那几位浪荡公子身前,脸上表情严肃之极,大有当一回护花使者,宁愿与登徒子一拼的架势。陈东珠想笑,他一个文弱书生怎么斗得过那些不要脸的家伙。她几步走上去,将何斐拽到自己身后,对前面的几人说:“你们谁是秦公子?”

那秦公子一听陈东珠报上了自己的名,不禁有些得意:“呦,竟是个识相的妞儿,小妞你跟着爷,日后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是吗?”陈东珠面带微笑的走上前去,等靠近那秦公子时出其不意一拳砸在他的脸上,骂道:“我呸!”

“好哇,你、你竟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秦公子捂着被打的眼框。

陈东珠听那秦公子似是有话要说,不禁放下了拳头,捏了捏手指等他下文:“你是什么人啊?”

“我、我、当朝国师韩漓月是我表兄,你今日打了我,我表兄定不会放过你。”秦公子被气得直哆嗦,他自老家来帝都后还从没受过这么大的窝囊气。

“原来是个不同姓的表亲啊,我当是什么人呢。”陈东珠冷笑一声:“你这登徒子,我今日打的便是你。”说罢上前一步,揪着秦公子就是一顿暴打,周围跟那秦公子一道的几人围上来,想要帮忙,被陈东珠一个扫堂腿全部撂倒了,她抡起拳头专往那几人的脸上打少顷将他们打的鼻青脸肿两眼发懵。一想到那几人将可怜的平哥丢进湖中,陈东珠便义愤填膺,叫下人去了那几人的衣袜,一并扔进了湖中,看那几人在水中狼狈挣扎真是畅快。

何斐目睹了陈东珠将几个大男人暴打一顿扔进湖中的模样,惊得目瞪口呆,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定不敢相信陈东珠乃是将军府的小姐,还以为她是个江湖中的游侠儿呢。他吓得心突突的跳着,不禁又觉得陈小姐虽有豪杰气概,但行事未免太过彪悍,这等女子是他驾驭不了的,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更不敢想将之娶回家中云云。

惩治了恶人,陈东珠心情畅快,央求着平哥弹琵琶给她听。陈东珠舞刀弄棍的,对精通琴棋书画的平哥很是钦佩,想要与其义结金兰。碧桃瞧着平哥面容姣好,又是个受过教养饱读诗书的女子,觉着她不似普通伶人。平哥道自己原也是官宦子女,只祖上犯了过错被抄了家,后入了乐籍充为官妓。陈东珠听得一阵惋惜,恨自己不能为她赎身,却更加想要与她义结金兰了。

“小姐,这可使不得,平哥身份卑贱。”陈东珠的态度叫平哥很是感动,可是平哥觉得若有自己这般艺妓姐妹恐会坏了陈东珠的名声,叫她被人耻笑。

陈东珠爽朗道:“我可不管什么卑贱不卑贱的,你不嫌弃我这个粗人就好。”见陈东珠态度坚决,平哥觉得自己若是再推诿可就是大大的不识抬举了。二人互报了生辰,陈东珠略长一岁,做了姐姐。两人结拜后饮了酒,算是礼成。其后又笑闹一阵,陈东珠叫船夫将画舫往岸上靠,她怕春风馆的老鸨子为难平哥,打算亲自护送她回去。

湖岸的一处水榭里立着个脸上带刀疤的男人和一个手里摇扇的黑衣公子,黑衣公子脸颊略肿,嘴角上还带着瘀紫,正是当朝太子李荇。他身边的男人正是他的心腹,武艺高超快言快语,在宫里被人唤作小起公公。

“瞧见那画舫了没?”李荇一收扇子,遥遥的指着碧水湖上飘着的画舫,那画舫似是要靠岸了。

“奴才瞧见了。”小起公公顺着太子所指方向一看,见画舫的美人靠上坐着个怀抱琵琶的女子。

“真是绝世佳人。”李荇原形毕露:“你可知那是谁家的船,那女子是哪家的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