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二章打人

陈东珠的腿完全康复了,她除了骑马以外最想干的事就是打人,打现在还是春风馆头牌的莺莺。

陈家马背出英杰,重武轻文,陈东珠一生下来就是当男儿养着,从小上树掏鸟蛋,长大学骑马打仗。她打人的功夫一流,打一个弱质女流轻而易举。所以上一世为了保护娇弱的莺良娣,太子不让陈东珠踏入她所住的暖阁半步,以致使做太子妃的那些年陈东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对手长什么模样,她只在封后大典上远远的瞧到莺莺的一个背影。当时就觉得那女人走路的小模样娉娉婷婷,一看就是会讨男人欢心的,不愧是窑子里出来的。

风水轮流转,现在陈东珠是陈家贵女,大将军的掌上明珠,而莺莺只是个窑姐儿,两人是云泥之别,陈东珠一个小指头就能碾死她,何乐而不为?

“小姐,您干嘛穿大少爷的衣服啊。”碧桃正想给陈东珠送点饭后的水果,一进她的闺房,就看她鬼鬼祟祟的偷穿陈旷修的衣服。碧桃心里咯噔一下,咱们家小姐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吧,这深宅大院的总有些见不得人事情。

“小桃子,你来的正好,想不想跟本小姐出去打人?”见陈东珠一脸磊落,碧桃总算松口气,注意力忽然被“打人”二字所吸引了。

“打什么人啊?”碧桃问道。

“当然是打我的仇人。”陈东珠低头系紧了腰带,她身量高挑,只比陈旷修矮了半个头,还是穿得上他的衣服的。

一听到自家小姐有个仇人,碧桃立马露出了同仇敌忾的表情:“小姐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咱们一起去教训她。”

陈东珠给了碧桃一个“这才是我的人”的表情,等收拾好了后,拉着她翻墙出去。碧桃觉得,出去打人固然要掩人耳目,乔装打扮一番,但小姐为何要把自己给打扮成男子呢?

“我们是要去城西头的春风馆,当然得像个男人了。”陈东珠虽是千金小姐,也晓得窑子是男人才能去的地方。她说了女扮男装的理由,可把碧桃吓坏了,整个人摔个屁股墩,坐在石板路上把屁股硌得生疼。“小姐,那种地方可去不得啊。”

“怎么去不得,我就是要去打她们的头牌!”陈东珠翻了个白眼,她与莺良娣有不共戴天之仇。

碧桃被陈东珠拖着上了大街,又不情不愿的上了雇来的马车,等到春风馆的时候,她都不敢睁眼瞧门口挂的红彤彤的大灯笼,就好像那灯笼和金字招牌会吃人一样。碧桃心里直阿弥陀佛,求佛祖保佑她们家小姐可别捅大篓子,毕竟这种地方不是什么正经人去得的。

“哎呦,这是哪里来的这么俏的姑娘啊。”老鸨子一眼就看出了陈东珠是女儿身,见她生的皮肤白嫩,一双贼溜溜的眼珠子在她身上来回打量:“我说姑娘啊,我们这可不是你这种人能随便进出的,仔细着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陈东珠觉得自己打扮挺像样的,没想到这么快就露了马脚。老鸨子摇着扇子,把自个身上的香粉往陈东珠的身上扇,跟她打趣道:“哪有像您皮肤这么细腻这么白嫩的男人啊,若是有不是太监就是人妖。”

“呸呸,你才是太监,你才是人妖呢。”陈东珠觉得老鸨子身上的香味太难闻了,忍不住捂了捂鼻子,开口道:“我的确是女扮男装来着,我是来接人的。我们家公子身份尊贵,不方便亲自到这种地方来,特命我请你们的头牌到我们庄子里坐一坐。”

春风馆的姑娘也有出去接客的,一般大户人家都兴这么个玩法,老鸨子到没怀疑陈东珠的话,以为她是有钱人家的丫鬟,于是问:“敢问姑娘是哪位府上的?”

陈东珠被问的一噎,随口胡诌道:“不就是城南的张员外。”

“哎呦,这城南头的张员外可好几位呢,您说的是哪个?”老鸨子问道。

“能上你们这来的还能有哪个张员外!”陈东珠闪烁其词,反正这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

“哦,我知道了。”老鸨子想到才刚陈东珠提了个什么“庄子”,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是锦缎庄的张员外府上吧?我这就去叫姑娘出来?”

“去去,快去把你们这儿的头牌莺莺给我叫出来。”陈东珠终于吐出了那个久违的名字,她忽然有些小小的期待,因为她一直不知道那位莺良娣究竟长个什么模样,现在就是要揭开谜底的时候了。

正在陈东珠为即将见到莺莺而摩拳擦掌时,老鸨子听了她的话却皱起了眉头:“张公子预定的是我们的如意姑娘。”

“呃,现在公子觉着如意姑娘不好了,要换你们这的莺莺姑娘。”陈东珠心想,谁管你如意不如意的,我只要打莺莺。

“这……如意可是我们这儿的头牌。”老鸨子有些迟疑,因为她们春风馆里什么样的姑娘都有,就是没有陈东珠口中的莺莺。就在这时一个龟公走上前跟老鸨耳语一阵,说是锦缎庄的人来接如意姑娘了,老鸨这下傻了眼,看了看陈东珠和碧桃,又看了看龟公,这锦缎庄不是已经派人来了吗,怎的又派了人?

老鸨子稍一思索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再看陈东珠时,脸上便没了好颜色,对她道:“我说这位姑娘,你是锦缎庄上哪位公子跟前的丫头啊?”

“少啰嗦,快点叫人。”陈东珠并不知道老鸨子识破了她的鬼把戏,还想继续装下去,却听老鸨子说:“我们这压根就没有什么莺莺,我看你今天是存心来砸场子的吧?”说罢老鸨子已是摩拳擦掌,身后头渐渐围过来几个壮硕的龟公,手里具是拿着武器,好像随时准备要干一架。

陈东珠纵使一身武艺也怕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还带着个不会武功的碧桃,只想着先服个软开溜了。老鸨子见陈东珠衣着华丽,不像是寻常人家的丫头,不想惹事便没跟她追究,只对着她的背影骂骂咧咧。

陈东珠灰溜溜的往胡同里钻,这时见乌漆墨黑的窄胡同里停着一顶轿子,她稍愣了一下,随即便想从轿子旁绕过去。胡同里太窄,她侧身才能才能从轿子旁绕过,那时候恰巧是脸对着墙壁的,正在这时从春风馆里走出个醉醺醺的男人,他朝轿子的方向径直走了过来。

陈东珠忽觉肩头一沉,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已经被男人揽着肩头搂了一把,男人满嘴酒气在她身后含糊不清的说:“陈兄你怎么在这,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走走再跟小弟喝几杯。”

“我喝你个大头鬼!”陈东珠气急,真是哪里来的登徒子,竟敢搂她的杨柳肩,摸她的小蛮腰,真是活腻歪了。说时迟那时快,陈东珠捉住男人不怀好意的那一只手,猛地一发力狠狠地给他来了个过肩摔。男子摔在窄窄的胡同里,身子撞在墙壁上,脸擦着墙壁往下滑,最后重重的倒在了石板路上。陈东珠见他倒下,翻身骑上去,举起拳头便是一阵暴打。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男子连连告饶,陈东珠看到那男子的长相,猛地停了手。

见女子停止了单方面的殴打,男子以为陈东珠原谅了他,可谁知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陈东珠便又举起了拳头,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疼的他眼冒金星。男人不知陈东珠为何打他,就仿佛有深仇大恨一般,若是再这样下去他恐怕就要一命呜呼了,于是也顾不上面子,大声的呼救:“来人啊,护驾,护驾!”

听到男子的喊声,几名黑衣人迅速围了过来。陈东珠见那些黑衣人拔剑的拔剑,掏刀的掏刀,都不是好惹的,便停了手,拉着碧桃一路飞奔,大气也不敢喘,径直回了将军府。

“太子殿下,属下救驾来迟,请太子殿下恕罪。”为首的黑衣人躬身跪下。

“你们死哪去了!”李荇嘴角噙着血迹,右脸颊上擦伤了好大一块,他觉得自己破了相。

“额,属下该死。”黑衣人低头认错。事先是太子要去逛窑子嫌他们碍眼,叫他们滚远点的,结果他们真的滚远了太子却差点遇了险。当他们听到喊声急忙赶来时,却见太子被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按在地上打,因太子的武力值实在是太低,所以任哪一个黑衣人也没觉得陈东珠武力高的奇怪,到想着太子往日的怪脾气,他们自然而然的认为是太子调戏良家妇女不成反被教训了,于是陈东珠逃跑的时候他们见太子没让追人,便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待命了,也没有去追那可怜的“被调戏”的姑娘了。

“哎呦,真是倒了霉了。”李荇被打的浑身疼,疼的他直抽气,想到刚刚陈东珠“凶恶”的模样便骂道:“如此悍妇一定嫁不出去,哪个男人娶了她都是倒了八辈子的霉。”